sqytq

人生真是艰难_(:з」∠)_

【原创 | 同性】Dragon Lives Forever

Tips:1、西方魔幻原创半架空AU,有私设,如果觉得人物剧情简单还请轻拍orz
        2、有存稿所以不会坑哒,当然没有也不会的_(:3 」∠)_ -••*'``*:.。. .。.:*•゜゜•*☆前文……不会放链接麻烦戳头像吧
        3、周更,不出意外每周日一定更。
————————————————————————————我就是不严谨的分割线————————————————————
26

    Rambo……Kreisler有些呆滞的看着那个紧闭着眼的淡蓝色灵魂,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在场宾客中也有不少呆住的,Gale则是气得刚要起身大骂,却被翡翠龙族长一把拉住捂住嘴。

    “你干什么?!”Gale气恼地回头看向翡翠龙,“我今天非得骂Mannheim,把他脑子踹醒,在人婚礼上做这种事,还是这两个这么不容易走到一起的孩子……是谁当初去送死的时候跟我说的死亡不过就是如此啊……”

    翡翠龙皱眉看着Gale的眼眶泛红,叹口气说:“别再不懂事了,Mannheim就是Mannheim,他不会改变的。他既然要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你只需要静观其变就好了。”

    另一边婚台上,Rawn看着底下的Mannheim与Rambo灵魂,心脏仿佛被揉成一团又被撕碎一样难受。

    呵,终究是梦,Rawn,他不会爱上你的,你该醒了,他一定会对你说,现在,该是你发挥你的爱,主动去奉献身体的时候了。而你,做不到那么高尚的话,不如直接毁掉这里吧,为什么最后受伤的总要是你呢?灵魂中属于恶魔的那一部分正在不断在Rawn耳边低语。

    另一边,Rawn被神圣金龙的龙性壮大的善良本性在高声反驳。才不是呢,Kreisler只是需要思考,Rambo是他深爱的人,骤然间这样出现他肯定需要缓缓啊,Rawn,坚定信心!相信他的选择,坚持到最后一刻。

    呵呵,真有意思。如果他爱你,早就立即选择你了,况且,Rambo是他深爱的人,你的分量相比起Rambo又是多少呢?恶魔仍然不死心的说着。

    不,如果立即选择我,反而才不是那个我会喜欢的Kreisler了。

    Rawn痛苦的目光投向不远处站着的Mannheim,他敢肯定Kreisler也是爱他的,只是这分量相比起Rambo又是多少,Rawn也不敢肯定。

    “如果你说要Rambo,我才会出让这个位置。”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迅速说完之后便不敢再抬头看Kreisler。

    Rawn的话把Kreisler从思绪里拽出,Kreisler看看Mannheim,看看Rambo,又看向Rawn,发现这个决定没有他想象中的艰难。

    Rawn感到自己陷入一个温暖的拥抱里,听到给予这个拥抱的人在自己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对不起。当他直起身子离开Rawn的时候,Rawn想这可能就是结束了,心情瞬间的大起大伏让他身为一个男人也不禁落下眼泪,不敢睁眼面对现实。

    Kreisler叹口气,自己刚才的对不起明明是朝着Mannheim说的,Rawn怎么又落泪了?

    一边温柔的拭去Rawn的眼泪,一边坦然的宣布了自己的答案:“抱歉,但是我选择……Rawn。”

    Rawn惊讶的看向Kreisler,其他人也是为他这么坦然的说出了这件事而感到惊讶。

    “这不是什么非常难的决定,实际上……如果我没有和路西法化的Berne对峙过的话我可能做决定做的很艰难,但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所认识的Rambo,绝对不会是一个愿意拿别人的生命换自己回来的人,即使他是恶魔也一样。最重要的,我与他告别了,在Berne的幻境里。”

    Kreisler的眼里略浮现了一点痛苦,但很快平复了心绪接着说下去:“我在那里见到了真实的Rambo,我是说,真实的,而不是什么虚幻假构的,我后来猜那本来是Berne留着对付我的,却没想到正是他救了我的命,让我没有沉溺在幻境里,及时脱身。”

    “在那里面,我和他讨论到了Rawn,Rambo是欢迎他的,他知道我在想什么,他通过读取我知道Rawn是谁,但他仍然欢迎Rawn。”Kreisler看着紧闭眼睛的Rambo灵魂,微笑着,“他说,有Rawn在陪我,他很放心,也要我抓紧Rawn,不再出意外了。现在的我,已经真正地能放下过去坚定向前,而不是将过去作为一个沉重的负担背负着前行了。”

    “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来换回Rambo的灵魂,但放弃Rawn是不可能的。”

    记得你让我不要成为那样一个疲惫前行的人吗?我做到了,Rambo,你仍然是那个会帮我理好一切的Rambo,我仍然爱你,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Mannheim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愉悦的情绪,他开口说:“果然,你的确和Rambo描述的那个Kreisler一样,很好,既然如此,我就送你们一份新婚礼物。”

    Mannheim手指向Rawn,所有人都没来得及阻止Rambo的灵魂进入了Rawn的身体,哪怕是就在旁边的Dior和Kreisler都没来得及。Rawn痛苦的嘶吼一声跪倒在地上,身体不停抽搐失去意识。Kreisler连忙接住他,心痛的搂紧他怒视Mannheim:“Mannheim,你干什么!”

    “我说了,一份新婚礼物。为了不让你们有所误解,我用我最后的能量来给你们放一段影像,哎呀真是老了不中用了,居然才这样一点事情我就得去找Charon了。”他转向听懂他在说什么的红了眼眶的老伙计银龙,轻轻的挥挥手,“小银龙,老哥我就先走啦,不过你最好一辈子都别来找我,你太烦了。”

    最年少的青铜龙好奇地悄声问翡翠龙:“Charon是谁啊?”

    翡翠龙轻轻地回答:“Charon是神,又不是神。他有庞大的神力,却不像任何一个神一样可以干涉任何一种世界。他更像一个引领者、摆渡人,他的船载着冥界中自然消散的灵魂去往轮回之轮,即使是因为一些禁咒或诅咒类其它原因,那些只能永远消散无法进入轮回的灵魂在我们视野里消失后所见的最后一段路还是他。他可以有一个个体,也可以同时有很多个体,他没有固定面貌,却有着无上的智慧。”

    “曾有典籍传说,其实Charon也是神,属于这世界初代神的一员,但他因为触怒创世神而被罚永生永世为游荡的灵魂服务,死神这个神职便是Charon分裂出的怨念的产物。”

    “混蛋。”Gale轻吐口气,看着Mannheim消失,一块金色影像出现在空中,从恶魔在冰霜山谷的屠杀开始放映。

    看着冰霜山谷屠杀再次上演,所有拿非利人都不自觉地绷紧身躯。当Kreisler被前来救助的拿非利人们带走后不久,Berne亲自来到了这里,在场的所有人看到Berne狞笑着从Rambo残破的身体里取出了他的灵魂。

    再然后,是Berne对Rambo的灵魂日复一日的折磨,他希望Rambo妥协接受洗脑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而目的是什么,自然不言而喻了。Kreisler将拳头捏的嘎吱响,内心的痛苦如同海浪般翻涌。

    终于有一天,Rambo终于妥协了,放弃了抵抗,任由Berne给他重新成功洗脑,接受了自己成为一个恶魔。Berne祛除了他的疤痕,露出的脸赫然正是Rawn的样貌,到这里所有人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目光不由得投向了昏迷的Rawn,只有Kreisler仍然盯着屏幕,只是抱着Rawn的双手却悄然收紧了。

    他们看着新生的Rawn虽然成为了一个恶魔,但他的思想与灵魂却仍然不变。他被Berne丢入安息森林,想让其他的恶魔吞噬他,带着那具身体外貌回来。

    Rawn拼命想活下去,对付各种各样的恶魔,然后遇到神圣金龙Mannheim。在一头头骨龙从天而降那一幕重新上演时,黑龙和红龙族长甚至直接激动的站了起来,毕竟,在外人看来是一头头骨龙,在他们看来可是一个个前辈啊!

    他们看着Rawn接受了与Mannheim的契约,看着他被赐予了名字,看着他回到大陆反抗了Berne,然后遇到了Kreisler。

    影像最后一段,是Kreisler离开Berne幻境后,Rambo的一缕残念与Mannheim沟通的片段。

    影像到此结束,但那份震撼却深深的留在宾客们的心里。

    从始至终,Kreisler爱的都只有一人,也只有一人会如此爱他。

    这就解释通了。Kreisler豁然开朗,他为什么看到我就懂得爱,为什么无法离开我,为什么他会对Luci说好像见过她。

    一直以来,都是他。

    正在这时Rawn咳嗽几声清醒了过来,看着Kreisler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沉默半天才只能说出一句:“嗨。”

    “……嗨。”Kreisler笑出声来,俯身亲吻Rawn,“先来完成婚礼,这次,再也没有任何意外了。”

    一直以来隐藏在两人中间的那份隐患、心结与疑问被解开,这才是Mannheim真正送出的礼物。

    在两位新郎以及主持人的帮助下,宾客们的注意力终于被拽回来,继续专注着眼前的婚礼,只是此时的婚礼,比之前浪漫欢愉的气氛更为浓厚了。

    “那么,你们两个人,还有什么需要在这场神圣结合之前坦白吗?如果有,你现在必须立刻坦白。”Dior咳嗽几下,故作严肃的问。

    “嗯……有啊。”Rawn眼里闪着泪光说,“我要坦白,我更喜欢Rawn这个名字,毕竟,这个名字更为强大,我更能有力量和你一起。”

    “嗯哼,那我也坦白吧。无论哪个你我都一样爱你。”Kreisler轻抚Rawn的眼角。

    “咳咳,那什么……那么,你们愿意在这个神圣的婚礼中接受彼此作为合法的伴侣,一起生活在诸神的光芒下,你们愿意从今以后接受彼此,爱着彼此,并在漫长的生命里不做他想吗?”

    Kreisler与Rawn对视一眼,同时开口说话。

    “I take thee to be my wedded fere.”

    【我接受你成为我的合法伴侣】

    “To have and to hold from this day forward.”

    【从今以后永远拥有你】

    “for better for worse,for richer for poorer,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无论环境是好是坏,是富贵是贫贱,是健康是疾病】

    “To love,honor,and cherish,'til death do us apart.”

    【我都会爱你,尊敬你并且珍惜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According to Gods' holy ordinance,and there to I pilght thee my troth.”

    【我向诸神宣誓,并向他们保证我对你的神圣誓言】

    Rawn微笑着,打了两个响指,空气中出现两个淡金色的名字,Rawn指向“Rambo”这个名字,说:“Something old”,然后指向另一个“Rawn”说:“Something new”。

    Kreisler笑了,掏出一枚黑色龙形胸针给他别在西服上说:“Something borrowed”,最后拿出龙心戒指,摩挲了一会儿后才戴上,举起手向Rawn示意:“Something blue”。

    “No.”Rawn摇摇头,指指Kreisler的海蓝色眼睛说,“That's my blue.”

    Kreisler怔了一下,紧接着便笑得极为甜蜜。他伸手揽上Rawn的腰,探身向前吻上Rawn,一股白金色的光芒从他的胸口正中溢出,轻柔的环绕着两人,最后形成了一个符文,裂成两半分别印在两人额头上。

    这是拿非利人独有的能力,更准确的说,这是继承自天使的天赋能力。当一个拿非利人认定终身伴侣的时候,他们就可以将自己的本源印在对方身体内,象征着他们的爱。只要爱情不断,符文就不熄。而当拿非利人的另一半不是同族类的时候,印在彼此额头上的符文各自便只有一半。

    下面的宾客们很不给面子的集体噫了来,叫嚣着拒绝秀恩爱,但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快乐与真挚的幸福。两人拿过一束马蹄莲捧花向宾客们一丢,正好落入两个正在交谈的巫师当中,其中一个绿眼睛高大的男巫下意识接住捧花,然后微笑着向旁边和他交谈的黑色长卷发的黑眸女性眨眨眼,旁边的宾客们一阵起哄。在那样欢乐的气氛中,婚礼上的第一支舞开始了。

——————————————————————————————TBC——————————————————————————

    私设指的是西方龙族私设,在这里不管是颜色龙还是金属龙都是一边的正面龙族,只有像影龙那样的龙族才是负面龙族。另外天使能力部分章节也有涉及私设。

    这些婚礼习俗都尽量还原啦,不过誓言那块因为是两个男性嘛所以稍微做了改动,不知道对不对……不对也请放过……—  —

    一年生s也结束了……蜜汁失落。不过还以为最后一集可以狂撒狗粮呢,但是却给所有cp都交代了一遍,钢炮暖暖主cp就没多少戏份啊……虽然只要有就好甜……可是太少了吧。第一季是真的经典,第二季果然小剧场才是正剧吧。小说更好看啊 ̄  ̄)σ

    因为要考试啦,4月2日才能再次更新,为喜欢看这个的人造成的困扰很抱歉【鞠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