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ytq

人生真是艰难_(:з」∠)_

【原创 | 同性】Dragon Lives Forever

Tips:1、西方魔幻原创半架空AU,有私设,如果觉得人物剧情简单还请轻拍orz
        2、有存稿所以不会坑哒,当然没有也不会的 ̄  ̄)σ前文……不会放链接麻烦戳头像吧
        3、周更,不出意外的话每周日一定更
————————————————————————我就是不严谨的分割线————————————————————————
25

    Rawn仍然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突如其来发生的,现在还感觉自己像在一个充满了棉花糖的甜蜜美梦里,生怕下一秒睁眼发现这都不是真的。

    “你在发什么呆啊,快点把脸稍微仰起来好方便我给你化妆。”Luci轻拍Rawn的额头,把Rawn从恍惚中拉回,Rawn闭上眼,听到自己的心跳越发快速。

    他现在在化的妆是为了等会的婚礼准备的,从那天Kreisler和他相互告白接受他之后,已经过了两个礼拜了。两个礼拜内Kreisler把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Rawn看着他忙前忙后不断收到一个个事情处理好的消息,却没有很大的真实感。

    “很紧张是吗?觉得一切都不太真实。”刷子轻拂过脸颊,Rawn听见Luci的声音温柔的响起来。Rawn睁开眼睛强装镇定地看着她:“啊?你说什么呢。”

    “别装了,身为女生我还能看不出来么?”Luci笑笑,让他张大眼睛好描绘眼线。

    Rawn的眼里的光稍稍暗了下去:“好吧……是有一些……但我真的很爱他!我只是……只是……”

    “觉得太快了,像在梦里一样,我理解。”Luci的眼里带着调笑,画完眼线,捏捏Rawn的脸颊说,“毕竟不久之前你们还曾因为屠杀而分开,刚刚相见就是战争之后重伤的Kreisler,他刚刚恢复便定下了婚礼,一切就像在梦里而你生怕这些是假的,对吧?”

    Rawn点点头,毫不掩饰眼里隐隐的伤感:“我没有……我没有太多可以吸引他的地方,他是高高在上的天使,他散发着那样闪亮的光,他让人对他着迷,我却是一个恶魔,我……”

    “我就说你昨天晚上怎么那么不安,真是笨蛋啊……”Luci摇摇头,给他的左耳戴上一枚倒着的纯紫水晶十字架耳钉,感叹着,“你知道吗?前几天Kreisler也这么向我说过呢。”

    “诶诶诶?向你吗?”

    “嗯!他说他忙前忙后,每收到一个完成某个步骤的消息他都恨不得飞到天上告知整个大陆,可你……你连笑容都很勉强,就好像不愿意一样。他对我说,自己是那么幸运才能再遇到那样爱自己自己也爱他的人,不想再错过了。而且,你的能力那么强大,几乎冠绝大陆,容貌好又长生,你那么好,他害怕让其他人抢走。所以他那么急切,忙前忙后想赶紧将你绑在他自己身边,毕竟,天使的婚礼可是有天律约束的。”

    “所以啊,在我看来,你们就是两个白痴,还在吹捧对方的过程里把我秀了一脸。”Luci绽出一个开心的笑容,不出意外的看着对面那人的眼里亮起了星光。

    是……这样吗?原来,不只是自己在担心,Kreisler也在担心吗?终于,不再只是自己一个人的爱恋了吗?

    “完成啦!”Luci把他拽到化妆镜前,Rawn看着镜中的自己,多天以来的自我怀疑终于都不再出现,现在在镜中的,是一个有金棕色头发的男人,紫眸金瞳,身穿着黑色西装,打着红色领结,左耳的耳钉闪耀着自信的光。

    按照习俗,婚礼的头天晚上两人不能够见面,因为希望有新娘新郎“第一次见面”那样一种说法,当然,现在是新郎新郎了。Luci牵起Rawn的手,甜甜的微笑着:“要幸福啊。”

    Rawn凝望着眼前美丽可人的Luci,紫眸闪动着光,最后才很轻地说了一句:“谢谢。”

    虽然很轻,可两人都知道这个意思代表什么,Luci微笑着摇摇头,最后替他梳理一下发型,向他比了一个无声的口型“加油”。

    Luci今天穿的是一件玫瑰红色的礼服裙,很符合她玫瑰骑士团长的身份,一头大波浪卷发随意地披散在身后,她伸出带着红色玫瑰腕花的手牵起Rawn的手,说:“来吧,见到新郎前的最后一段路了。”

    两人从昨天晚上过夜的林间小屋出来,踏上满是落叶的道路,白色的木制拱门形走廊中吹来微风,伴随着风吹树叶的声音,两人有说有笑的缓缓前行着。

    “……说起来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还有很熟悉的感觉呢。”

    “真的吗?我说你不对我这个前女友表示仇视就算了居然还能对我和善地微笑,我当时还以为你脾气特别好呢。你在哪见过我?是在那场……?”

    “哦,我也……”

    “我说啊,你们一定要在婚礼当天开始讨论这种话题吗?”突兀的声音打断了他俩的对话,Rawn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尽头,开始自己心里紧张的感觉也已完全消失不见,向Luci微笑表示感谢,便转头看向刚才说话的人。

    Kreisler身着一身白色西装,打着金色的领结,海蓝色的眼睛充满笑意,右耳挂着一个与Rawn对应的金色正挂十字架耳钉。Kreisler走到Rawn的身边,捧起他的脸给了他一个绵长的吻,在两人身后同来的Luci和Berke一边表示辣眼睛一边迅速用记录宝石抓拍。

    “身为我的未婚夫和我的前女友聊的那么开心,我都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生气了,嗯?尤其还是在身为未婚夫的你之前处理婚礼的两个礼拜都没怎么对我笑过,却对我今天无比美丽的前女友笑得灿烂的情况下。”Kreisler松开Rawn的嘴唇,满意地听到Rawn急促的平复呼吸,Kreisler抱紧Rawn,附在他耳边说,“再有这种情况,我会把你做到下不来床,知道吗?”

    Rawn的耳朵尖迅速变得通红,他扭头看着自家吃醋的天使,无奈的笑着摇摇头给了他一个在脸颊上的吻:“之前一直都有些疑虑而已,现在没有了,自然笑得很开心,你啊,也太小气了。”

    “嗯?疑虑?什么疑虑?”

    “是很长的故事。”Rawn微笑着摇摇头,再次吻住Kreisler。

    Kreisler眼底虽然仍存有不解,但却没再多问,闭上眼睛加深了这个吻,很快就夺回了主动权。

    “咳咳,不行了我眼睛疼睁不开了。不是很想打扰你们的甜蜜时光,但拍完照了你们就得再分开一会儿,直到客人入场完毕婚礼正式开始哟。”Berke坏笑着出声打断了他们两个,向Luci使了一个眼色,Kreisler在Rawn额头轻吻一下,两人便拉着他们再次分开。

    这次婚礼来的客人没有太多,除了伊利亚在圣战时出现的那十几个人以外,便是矮人王Gree与以Scott大师为首的六个矮人长老,精灵王Vivian和几个大精灵使,巨人Titan和他带的四个巨人,巫师首领Andi与十几位巫师,还有以神圣银龙Gale为代表的17条龙。

    婚礼的主持人则是龙骑士Dior,他看着所有人入座后,举起酒杯,轻敲杯沿示意他有话要讲。当所有人安静下来看向Dior的时候,Dior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原先打好的一肚子腹稿都消失不见,Dior转动了一下传音花制成的话筒,他看到头顶天空冲破云朵泄露下的阳光,看到金黄色的落叶被风吹落,每个来到这里的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与激动。

    Dior微笑起来,说:“大家也知道,我是这场婚礼的主持人,我也是等会儿的证婚人,我本来有很多话要讲,可是现在……”他环顾四周,接着说,“这两个人在过去一段时间里经历了很多,他们之间的感情不再需要任何外物来评判。再看看你们,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脸上都是笑意,那么我们还需要说什么呢?”

    “来请新郎们入场吧。”

    分别从伊利亚和龙谷的三个人各自在两边站定,Kreisler入场,站定在Dior的左手边,然后紧接着是一些小孩,同样分别从伊利亚和龙谷赶来,都拿好花篮在通往婚台的小道两旁站定。

    然后,轮到Rawn入场了。

    这是Rawn第一次看见结婚场地。是的,第一次。从刚才分开之后,Luci带着他从另外一条道走向场地,两人一边交谈一边走,到达的时候刚好他快要入场。Luci向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俏皮的一眨眼,说:“剩下最后的一段路,来吧,我们走好它。”

    两人从树林中走出,脚下是一条红地毯取代了刚才的木栈小道直通向婚台,地毯两边站着两列花童,再旁边是一个个白色圆桌,桌上有各种食物,桌旁坐着的有各种物种,但无一例外都在给予他祝福的眼神。

    每一个来到此地的人,都在为他感到高兴。

    再看向对面,路的尽头,Kreisler正在等他。

    Rawn迈出步伐,两旁的花童立即开始往他身上撒花,开始两边撒的都是象征偶然初遇的天竺葵。

    Rawn再走下去,Rawn的左边撒的是代表为爱付出一切的龙舌兰,右边撒的是代表你的一切都很可爱的蔷薇。

    继续走下去,左边撒的是代表悲伤回忆与恶魔的温柔的彼岸花,右边则是你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红色天竺葵。

    最后一小段距离,则是白色铃兰与桔梗的混合物。

    “幸福即将到来,而我的爱真诚不变。”Kreisler向他比出口型,从Luci手里接过Rawn,海蓝色的眼睛紧紧盯着他,兴奋,激动,甜蜜还有一小点的不安。

    Rawn微笑起来,或者说,从踏上红毯开始他的笑容就未曾消失过。给了Kreisler一个眼神上的肯定,安抚性的拍拍Kreisler的手背,然后站到Dior的右手边。Kreisler瞬间觉得自己的心跳跳速稳定了很多。

    Dior看着两人暗中的眼神交汇并没有出言打扰,安静的等待他俩站定,说出一段仪式词:“今天我们在远古诸神的见证下聚集在此,见证两个走过风雨的人在此结为伴侣,如果有任何人能够证明他俩的结合不合格,请立即提出或永远保持沉默。”

    按理说不会有人反对,Dior只是打算象征性的一沉默就进入下一环节。可是在这时一股尖锐的精神冲击突然爆发,感觉像一枝枝凭空射出的箭矢正在飞速向宾客袭来。Rawn的金瞳猛然拉长变为竖瞳,冷哼一声,龙威瞬间爆发而出,粉碎了这些精神冲击。

    还没等震怒的宾客们纷纷起身找寻凶手,更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Rawn释放的龙威仿佛突然有了金色的实体,Rawn作为直接经受者感觉最是明显,像是自己身体内属于亡灵恶魔的那一部分仍沉静不动,属于龙的那一部分却被吸引向场地中央的那部分红毯上。

    金色的雾气渐渐形成一个青年形态,几乎是在同一时间,Rawn和神圣银龙Gale同时失声惊呼:“Mannheim!”

    Mannheim,自上古战争之前以来便是强大的代名词,龙神巴哈姆特分裂成两条龙,神圣银龙是Gale,而神圣金龙的名字就叫Mannheim。

    上古战争,Gale重伤,Mannheim死亡才换得路西法等一众恶魔始祖死亡,天使们耗尽自身发动联合封印,封印堕天使们。直到最后一只堕天使被杀死,天使们也永远长眠。如今看到经过千万年的神圣金龙本人突然出现,所有人都是惊慌的。

    金色青年只能看出隐隐约约的五官,真正揭示他身份的则是浓重的神圣金龙气息,他抬头看向婚台上的几人,出乎意料的清澈声音响起:“老夫不同意。”

    接着,他看向Rawn,说:“Rawn,你可还记得与我的约定?”

    “我记得,都已经实现了啊,您……”

    “不,并没有。”Mannheim看向Rawn身边的Kreisler,“你把我的龙心,也是你的龙心,切割了一小块作戒指。还有逆鳞,作成了一面神器级的盾的核心,送给了这个天使,对吗?”

    “我……”Kreisler迅速扭头震惊地看向语塞的Rawn,不可置信地出声:“那面盾的核心是你的逆鳞?”

    逆鳞,就像龙魄一样,是比龙心更为重要的存在。触逆鳞者龙必怒斩。逆鳞中平常储有独立的生命能量,必要时可以救持有者一命。

    Rawn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辩解,只好老老实实地承认:“是的。”

    “那既然如此,我也有一份大礼送你。”Mannheim平静地说,“Kreisler,我知道你的事迹了,你也知道,你旁边的人是个劣迹斑斑参与过屠杀的恶魔,在场的人更都是知道他还是杀了你前任爱人的凶手。那么……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Mannheim手向旁边一指,一个淡蓝色的熟悉灵魂渐渐成型,“我废了很大劲,拼凑起了Rambo的灵魂,只要你说好,我现在就可以让Rawn的灵魂被Rambo接替,然后我带走他,否则我便带走Rambo。做出决定吧。”

——————————————————————————————TBC——————————————————————————

    私设指的是西方龙族私设,在这里无论是颜色龙还是金属龙都是正面龙族,只有少数像影龙那样的龙族才是负面龙族。另外天使能力也涉及私设,在一些特定章节里……

    整篇文最多的半架空可能就在这里了……这章和下章的婚礼习俗流程基本就是按照正式西方婚礼流程走的,部分地方为了文章做了改动,请不要太较真……看看我能不能产出个番外……是有雄心的而且大概也知道要写什么就是还没打……Emmmm……

    感觉一年生s第十二集结束的有点太快了,有些地方很生硬啊……倒不是演员的问题,有限的时间已经做的挺好了,当然暖暖有一个眼神是处理的不大好……说真的导演没换人吗?感觉剧情有点崩有点生硬,像因为要结局了就很仓促,小说里明明那么重要的剧情都可以展开细细拍一两集,结果压缩到了一集【心情复杂】。两人谁对谁错倒是不想做那么多论断,毕竟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雨好大,本来还想出去来着……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