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ytq

人生真是艰难_(:з」∠)_

【原创 | 同性】Dragon Lives Forever

Tips:1、西方魔幻半架空AU,有私设,如果觉得人物剧情简单还请轻拍orz
        2、有存稿所以不会坑哒,当然没有也不会的_(:3 」∠)_ -••*'``*:.。. .。.:*•゜゜•*☆前文……不会放链接麻烦戳头像吧 ̄  ̄)σ
       3、周更,不出意外每周日一定更。
————————————————————————我就是不严谨的分割线————————————————————————
24

    Kreisler磨了好久才终于说服Rawn和他一起听,两人坐在床边,对视一眼,Kreisler伸手打开了八音盒。

    木制的盒盖弹开,一枚龙形胸针静静地躺在盒子里,眼睛部分是两颗血红的宝石,龙翼则是深紫色的,带着点点金色,连接在黑色的龙身上。Rawn在看到胸针的时候瞳孔颤抖了一下,心底甜蜜和苦涩并存。

    “……这是……”Kreisler脑海里快速闪过一些画面,他上前拿起那枚胸针。胸针刚被拿起来,Kreisler就听见自己的声音从八音盒里响了起来。

    “呃……这个八音盒里的音乐被我换成自己的话了。我……我……你听见这个的时候,我应该是不在你身边的。”Kreisler的脑海开始隐隐作痛了,但他死死攥着胸针站稳,没让身后的Rawn看出什么不对来,“不是那个不在的意思。我是说……反正我不可能让你在我面前听到这些话的,要听你也是私下听……”

    “……骤然间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八音盒里的声音叹了口气,“想到什么说什么好啦。还记得神宴上我拍过的那三个金苹果吗?那个每个能延长两百年寿命的苹果?好吧,接下来你可以得意了,因为我必须承认,那个时候我就有点想跟你一起的想法了……拿非利人最高也没有能活过五百年的记录,可是你作为一条龙,上千年的寿命起码是有的,我那时候,看到那个苹果就觉得,我觉得……”

    “不管以后会变成什么样,不管是分开还是一起,我都能陪你更久就好了……我,能在你那漫长的生命里占上更大的席位就好了。”

    “其实我一直都很想知道我到底哪里吸引你了,让你这么……呃,迷恋我?我也不知道这个词用的合不合适了。容貌、力量、地位,有哪一点你不比我好?我想不出有什么地方能让你几十年几百年的留在我身边,你知道……从我年轻到我年老,从朝阳升起到繁星满天。”

    八音盒沉默了一会儿,声音才继续响起:“有那么几次我有过一种……很疯狂的想法,我想过要不趁你无防备的时候杀了你吧,然后我也……那也算一种拥有啊,然后我就会发现,很纠结的发现,我真的爱上你了。”

    “记得我的前任爱人是被恶魔撕碎的吗?Rambo,我很爱他,真的很爱他,我曾一度因为失去他而疯狂崩溃过,那个时候我恨不得让所有恶魔和我一起陪葬。可是我万万没想到会有那么一个……固执又温柔的恶魔把我从噩梦里拽出来,捡起所有破碎的心的碎片,把我重新修补好,让我重新想起活着是什么味道。”

    “向天使起誓,我从未想过能给我第二次新生的人是个恶魔,更从未想过我会……爱上一个恶魔。”

    “最开始我们在那个埋骨之地边境小镇相遇,然后在精灵旅馆里我从噩梦醒来认识你。我得告诉你,遇见你之前我每天晚上都是那样,可遇见你之后我从没有再做过一次噩梦。我……不断陷进你的温柔又一次次无谓地挣扎出来,告诉自己你是个恶魔你是个敌人,我不愿承认我爱上你。毕竟,天使在上,那可是恶魔和拿非利人。”

    “然后你……然后你闯入圣城找我,为了和我一起而自愿束缚自己,和精灵雇佣兵战斗时不想我被波及而让我远离,神宴上对我的维护和那些拍得的东西,在矮人国为了不伤害我不惜把自己伤成那样……”八音盒里的声音深呼吸了几下,才继续说,“一路走过来,现在站在这里我才发现,你已经向我付出过那么多,可我什么都没能回报给你。”

    “我……不知道你能爱我多久,该死的我甚至不能知道我会爱你多久,但是我想说的是……我想说,呼……我想说,如果你听完这些仍然还爱我的时候。戴上那枚胸针去找我吧,我想告诉你我的答案。”

    Kreisler觉得头痛得厉害,他转身看向Rawn,却发现Rawn早已是呆坐在床上,泪流满面。Kreisler担心的伸手摇摇Rawn,出声询问:“Rawn,Rawn?你怎么……”

    “我爱你。”

    Kreisler的话戛然而止,僵立着看着Rawn的眼里恢复了光彩,站起身,从他手中拿走了胸针,珍重地别在自己身上。然后抬起头,双眼通红地微笑看着他:“我知道现在的你只有一部分记忆也没有感情,我说出来也是无谓的。但是,管他的我就是要说。”

    “我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开始爱上你。我只知道当我刚刚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谁了,我就知道我一直不曾真正理解的爱到底是什么感觉。想一直爱着你和你一起的事情,绝不是一时的冲动。无论是几十年还是几百年,哪怕只有几小时几分钟,我都想你能和我一起,一起生活一起旅游,见证万物的起源、发展和终结。”

    “别去考虑你能活多久你能在我漫长的生命里占据多大席位了,它本来就只有你,从始至终也都只是你而已。”Rawn的手抬起伸进衣领里,拽下一条项链,将挂坠从链子上取下递到Kreisler面前,Kreisler才看清那是一枚有着蓝色玫瑰的紫水晶戒指。

    “这是……我的龙心做的戒指,早在矮人国的时候我就拿着它了,一直没有勇气给你。现在尽管你还没恢复,但是能戴上它,然后和我在一起吗?”

    Kreisler接过那枚戒指,脑海里一片空白。在他的感知里,周围好像突然变得特别安静,刚才一直困扰他的头痛消失了,大量的记忆片段平静的像流水一样流进来,一直冰冷的灵魂被各种复杂的情绪慢悠悠地填满,感觉好像原来是黑与白的世界,因为这枚戒指与面前这个忐忑不安的男人一下有了色彩。

    他听到窗外树梢上鸟扇动翅膀的声音,他感到心跳一下下敲击着耳膜的震动,他望进眼前恶魔深邃的金瞳,却只闻到他身上一股淡淡的薰衣草香气。

    “这样趁着人还没恢复记忆就想拐走别人的做法不太好吧?”

    Kreisler的眼眶泛红,嘴角扬起一抹淡笑,摩挲着那枚戒指,沉默了很久后开口说:“我一直不知道该回报你什么好,从以前相识之初到后来我们分离,再到现在你照顾失忆的我,我一直都不知道应该给你什么。现在我才有些明白了。”

    看着面前变得惊愕的Rawn,Kreisler笑得倒是很开怀:“看来把我自己放心交给你,才是最好的回报吧?”

    “Kreisler……”Rawn意识到面前这个他深爱的天使猎人已经恢复如初,张嘴说出他的名字后就哽咽着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无法停止的欣喜和欢愉上涌,倒是Kreisler先开口说话了。

    “白痴,我也爱你啊。”

    “开始的时候我没有什么感觉。我是说,对你,一点感觉没有,一度还不断怀疑你。”Kreisler笑笑,低头看着戒指上玫瑰花心里流动的气流,“然后渐渐的,我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你了。我发现更多的时间我都在猜想你会爱我多深多久,而不再怀疑你是否爱我。”

    Rawn看着Kreisler停了好一会儿,看他伸出左手,慢慢的把戒指带上无名指,眼神中满是温柔与郑重,Kreisler的声音也响起来:“我开始留意你的举动,然后我注意到以前从未注意过的那些……小细节。”

    “在旅途过程中我们也停宿在很多座城市,因为我能力不够没办法不断用魔法传送,再加上……我猜你也希望相处时间能再久一点。我是说,毕竟你只跟圣城换了这一趟旅行,看我是否能改变心意。我记得那趟旅途,是全程慢慢飞的吧?现在想想真的跟旅行一样。即使我也总是忙于猎杀或执行任务,从来没能好好看过外面的风景,还和你这个一路上对什么都好奇恨不得买下来研究的家伙一块看一趟了。”

    “在那些旅馆里,我每天清晨醒来一定是被不重样的早餐香味唤醒,床头会有一杯温度刚好的水,水杯后面总是有一束新鲜的花,发现衣服会在刚好够到的地方。很多时候不想着急赶路了,去逛街时有什么我买不下的东西,后来总能在自己身上的衣服口袋或是不久后旅馆的桌子上发现它们,即使我有一点情绪变化你都能察觉然后做出相应安排。下午我有写日记的习惯,回去时就会发现墨水与笔都已经备好在书桌上,而你总是这时借口去洗澡。晚上有时看书或者画画你也绝不会打扰我,更不会去看我在画什么,只是坐在书桌前面自以为很小心地凝视着我。一定会在我睡着之后才会关灯到另外一张床上去睡,在那之前还会小心翼翼挪过来在我额头上印上晚安吻,生怕我醒过来不高兴……”

    “而同样的时间里,我却什么都没有做过,没有察觉到你的情绪波动,连你的习惯也不知道。即使是那次你发烧失控我都很晚才察觉。”Kreisler歪着头看着Rawn,后者此时早已脸通红地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在分离的这段时间,我能想到你很多与我不适合的理由,离你很远我也能冷静下来分析你的弱点,可是我不可抑制的想你。而当我清楚地知道你就在我不远的地方的时候,很奇怪的,尽管你有那么多弱点我有那么多讨厌你的理由,却一个都想不起来了,脑海里唯一能想的事就是靠近你,而当我真正靠近你在你身边看着你之后……”

    Kreisler上前一步,这下两个人的距离相当近,呼吸与心跳的声音是那么大,仿佛时间都停止了一般。

    “我看见你接触的东西,我看见和你交谈的人脸,我看见你本身。在我视野里,除了你之外的部分,都是模糊的,我看不清其他的东西除了你。”Kreisler微笑着,伸出左手抚上Rawn的脖颈,温热的指尖触碰着Rawn的后颈,无名指根冰凉的戒指刺激着Rawn蹦跳的神经,他听见Kreisler这样说。

    “所以我想,认真爱着你比什么都好。”

    Kreisler侧头温柔地吻住Rawn,右手搂紧Rawn腰侧,舌头强硬地敲开了Rawn的嘴唇,仿佛攻城略地的战争天使一般疯狂掠夺着所有能供Rawn呼吸的氧气。Rawn的脸通红,心跳剧烈地跳动,即使是现在他也没敢相信自己已经让Kreisler带上了戒指。Rawn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只能拿着戒指在无限的生命里一遍遍地怀念,一直一直,感受着那份上古天使荣光里面属于Kreisler的气息。

    Rawn以为,也许有一天他仍能触碰那份荣光,但也只是触碰了,无法被照耀也无法被眷顾,甚至有可能只能在战场上相见,然后狼狈又不舍地躲避。

    “唔……”一点轻微的疼让Rawn回过神来,Kreisler在他嘴上咬了一口,好笑地看着他说:“这种时候你还会分神?我就那么差吗?”

    Rawn怔怔的看着他,急忙摇头:“不是的,我只是以为……以为……”

    “……什么?”唔,好想再咬一口……

    “……我以为你会不想要我了……”

    Kreisler收回纷飞的思绪,认真看向眼神有点空的Rawn,想了想毫不客气地一口咬在他脖子上,当然没舍得用力。

    “嗷!你是血魔吗!突然咬我干嘛?”

    “谁让你胡思乱想了。”Kreisler一脸无所谓地回答,“我早就被你套牢了。再说,还记得那次矮人的旅馆里你第一次失控伤到我那次吗?从那个时候起不就跟你保证过了……”

    Kreisler扬起一抹坏笑,身体前倾,把Rawn压倒在床上,低下头试探地蹭蹭他的鼻尖,温柔又坚定的声音响起来:“我不会离开你身边,不会抛下你。”

    Rawn紧张地眼神到处乱飘,就是不敢直视Kreisler的眼睛。该死的,他可是个恶魔,就算再怎么善良他终究有一部分属于恶魔,在床上会干什么他可是再清楚不过了,更别提身上有个他渴望了很久的天使,Kreisler再这样下去,他很难保证他还能压制自己。

    Kreisler看着底下这人的小表情不断变化,哪还能不明白他在想什么,亲吻一下Rawn便突然直起身子,微笑着说:“虽然我也很想做,不过这里可是伊利亚,别的拿非利人可能不用,但身为天使的我必须遵守某些规定,不结婚之前我不能和你做的。”

    “哦这样……”Rawn松了口气,内心深处也有些隐隐的失望,可突然他就意识到了Kreisler刚才说了什么,“什么?结婚?”

    “昂。”Kreisler站在Rawn面前整理衣服,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你不想吗?”

    Rawn只觉得自己心脏遭到了暴击伤害,脸上持续发烧,哪还能有什么判断能力:“哦、哦……想……”

    Kreisler歪着头笑着说:“其实我还有好多问题,为什么我醒来的时候你对我说你不是骨龙而是那个传说中的神圣金龙,为什么听八音盒之前说你把它当成精神支柱活着,现在想想你那时在巫镇突然跟我坦白的情绪也很不对劲,更重要的是,我记得你刚才跟我说戒指是龙心做的而那份非人的痛苦……”

    Kreisler走近Rawn,收起笑容,眼神坚定俯下身子看着Rawn:“但现在什么都没有你重要,我这辈子失去过一个我爱的人,留下的都是遗憾与伤,绝不能再失去第二个了。”

    “不过……”Kreisler话锋一转,阴森的声音听的Rawn头皮一阵发麻:“我也不是个白痴,你当时一定是因为什么很可能会死去的事,才选择在那个时候摊牌让我恨你,从而达到远离你的目的,而这大概跟你从骨龙变为神圣金龙有关系。婚后,我们在床上,可以有很多时间慢慢聊,对吧?”

    Kreisler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掐住Rawn的脸颊,看到后者被扯得眼泪汪汪的也不敢吱声才消了气,说:“不过有一点倒是值得庆幸的,幸好你现在是神圣金龙而我是个天使,这样才不用担心我能陪你多久,在你生命里占多大比重的问题了。”

    “一直都只有你而已。”Rawn抓住Kreisler的手,坚定地对他说。但这种坚定的表情在下一秒听到Kreisler的话语后就转为慌乱了。

    “……所以,现在我们可以来操心婚礼了吗?”

    “………………诶诶诶???”

————————————————————————————TBC————————————————————————————

    私设指的是西方龙族私设哟,在这里不管是颜色龙还是金属龙都是正面龙族的,只有像影龙那样的龙族才是负面龙族。另外部分章节也涉及天使能力私设。

    哎呀开始修改最终定稿时还没过十二点来着……(●—●),那作为补偿下章来参加他们两个的婚礼嘛!发入场券发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