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ytq

人生真是艰难_(:з」∠)_

【原创 | 同性】Dragon Lives Forever

Tips:1、西方魔幻半架空AU,有私设,如果觉得人物剧情简单还请轻拍orz
        2、有存稿所以不会坑哒,当然没有也不会的_(:3 」∠)_ -••*'``*:.。. .。.:*•゜゜•*☆前文……不会放链接麻烦戳头像吧。
        3、周更,不出意外周日一定更。
——————————————————————我就是不严谨的分割线——————————————————————————
23

    Kreisler再醒过来的时候,是因为感觉到剧烈的绞痛而醒来的。他发觉自己是在Rawn的怀里,连忙尽自己最大力气迅速推开Rawn,也让Rawn惊醒了过来。

    Rawn揉揉眼睛,看向大口喘气的Kreisler,一下就紧张了起来:“发生什么了?你怎么了?想起什么了吗?”

    Kreisler起身之后就感觉不到疼痛了,跪在床上努力平复呼吸,往后一缩避开Rawn伸过来的手,看到Rawn僵在那里,他开口说:“抱歉……我现在想起来了很多回忆,直到那次拿非利人大屠杀……不过,虽然我现在没有什么感情,无法理解我那些时候的感觉,我也觉得……我现在不应该和你接触。记忆中那个人,我真的很爱他。”

    Kreisler不知道他的解释反而更给Rawn捅了一把无形的刀,Rawn沉默了一会儿,隐隐有心碎的声音不断在他耳边响起,看着Kreisler几次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Kreisler看到Rawn这样的表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刚想开口挽回点什么,却见对面那人笑着开口:“没关系,那……就这样吧。我理解你。说起来,为什么不再继续睡会儿呢?你知道现在才刚到半夜。”

    “……哦,好。”他是怎么做到心痛的时候还能笑着对我开口的?难道是我辨认错表情了?Kreisler应了一声,话音刚落就结结实实打了个哈欠。刚想站起来,突然腿一软向前跌去,刚刚才露出笑容的Rawn下意识地接住他,却在接住他的下一刻听到Kreisler的痛吼,被他用力推开。

    “……Kreisler?我只是……想扶一下你,没别的意思。”Rawn看着Kreisler重新跪回原地像刚醒时一样仿佛痛苦万分的急促呼吸,Rawn忍不住又伸手想去看看他的情况,“嘿你还好吗?”

    “别碰我!”Kreisler反应迅速地大吼一声,并且身体迅速退到远处。在看到Rawn僵在原地的动作和受伤的眼神后才发现自己太过激了,忍着痛苦又挪了回来,“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还记得我刚才醒过来也是这样吗?现在看来我真的不能碰你了,一接触你我就会感到无法呼吸一样的痛苦,不知道为什么。”

    Rawn的眼神变得明了,脸上的表情却看起来更加心碎,头低垂下,视线固定在薄被上:“我知道了,我猜那是……那应该是你身体的本能排斥吧,对我的……真没想到已经讨厌到这个地步了……”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的声音几乎听不见,Kreisler想凑过来仔细听却被Rawn闪开了。

    “没什么,那……我就不在你身边了。明天把你醒来的消息公布出去,接下来你可是有忙的了。那后面我都不会再出现了,不过就算如此你也别想出房门,我下了禁制哦。那……我先,我先走了。”Rawn仍然保持笑容说完这些话,转身要走时却被Kreisler叫住了。

    “怎么了?”Rawn转身面对Kreisler,后者看着Rawn的眼睛,想着刚才他转身时被自己捕捉到的他眼神中的痛苦,却不知道应该要说什么。

    “那……之后还要喝粥吗?”Kreisler想了半天也只能说出这么一句。真是蠢透了!Kreisler懊悔地低下头去,都不敢去看Rawn。Rawn笑笑,想去揉他的头发,手伸到一半却又猛地缩了回去,转身向房门走去,“嗯哼。粥我会让人带进来的,那对你恢复有好处,我也会严防其他人带零食的,这点你就死心吧。”

    “只是不能碰我,有必要连来都不来吗?”Kreisler无意识地抱怨。Rawn转动门把,强迫自己冷静,开口的声音却仍不自觉染上了哽咽:“比较……保险,和你在一块,我不可能……这样我们两个,都不会受伤害。”

    他是……哽咽了?Kreisler坐在床上呆呆地望着房门,手抚上胸膛。明明刚才没碰到他,为什么突然间又开始心痛?Kreisler想不通这个问题,疲倦的睡意上涌,他只好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陷入梦乡。

    接下来的两天,Rawn果然没有过来,连房门也不进,只有每天有来访的人跟他说门口有粥碗,贴着纸条写着字让顺便把粥拿进来,一日三餐从没有落下,而自己醒来的第二天早上就会发现床头柜上放的空碗不见了。

    全是刚刚正好的温度。Kreisler吃着鲜美的鱼片粥,却味如嚼蜡。今天第一个来看他的是记忆中的同学,自己最辣的前女友,也是现在的拿非利高层之一,掌控着玫瑰骑士团的玫瑰骑士Luci。

    Luci看着他魂不守舍的样子,晃晃手说:“怎么了?这么心不在焉的?昨天忙坏了吧?”

    “是啊。”Kreisler苦笑着放下干净的碗,“昨天消息一泄露出去,好多人蜂拥而至,所以我才这样疲惫。不过也还好他们匆匆来又赶紧走了,时间都不是很长。”

    “当然了,因为圣城现在忙于战后重建,所以都挺忙的。不过话说回来……”Luci瞄向空碗,坏笑着说,“这是那个恶魔做的吧?他做的一切我们都看在眼里,倒是都挺感动的,但是他是杀了Rambo的凶手之一也是个大问题……你打算怎么对他啊?”

    “我不知道。”Kreisler摇摇头,“就算要想,也得等我先恢复所有感情和记忆才能做决定。那个完整的我才更应知道怎么做。我现在只有到拿非利屠杀那时的记忆,这也是为什么他不来见我的原因。前两天我们才发现,在我恢复那段记忆之后,只要他接触我,我就会有剧烈的疼痛感,他为了我好才不过来。”

    “嗯……说起来,你是怎么恢复那段记忆的?醒来时就有吗?”Luci发问。

    “不是……Rawn提起了Rambo这个名字,我就突然觉得疼痛,更准确的说,是那种不可抑制的绞痛……脑海里唯一想到的就是拿到床头柜二层的什么东西,Rawn给了我那个相框之后我昏睡过去,才想起了那段记忆。”

    “这个笨蛋……”Luci感叹了一句,看到Kreisler满脸疑惑才又补充了一句,“不是说你啦。你想想看,他明明可以不提这个,但为了让你快点恢复所以才提起一切他知道的事情,让你想起来可对他没有任何好处啊,真是……我见过的最蠢的恶魔了……”

    “那这样。”Luci突然直视Kreisler,把他吓了一跳,“你还记得怎么使用空间戒指吧?白天先见客,等到晚上临睡前,你把东西都倒出来看看,看看能不能想起什么。”

    Kreisler迟疑地点点头,又和Luci聊了一会儿,接着迎来下一个客人。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过去,很快晚上就降临,房间里昏暗无光,Kreisler像之前一样打开床头灯,看着碗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就掏出了一枚周身镶嵌着蓝色碎宝石的纯银指环,他摩挲着指环,心里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却始终抓不住那是什么。

    Kreisler摇摇头,指尖抚过戒指表面,没有消耗魔力就拿出了里面的东西。有两把剑和一枚胸针出现在被面上。Kreisler认得其中一把剑,那是Rambo当时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有着特殊能力的欧西里斯之剑。剩下的……Kreisler拿起另一把剑,下意识地看向自己右臂上的纹身。

   “瓦雷利亚之剑,又称荣耀之剑,纹身应该是一面神器级的盾……但我现在没有魔力啊……”Kreisler脑海中流过一些画面,金色的大厅、众多物种、热闹的气氛,这是……拍卖吗?他下意识地想释放出盾,突然想起自己没有魔力的事实,“不对啊,我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Kreisler挠挠头,丢开瓦雷利亚之剑,拿起那枚胸针。纯白玉的鸽子胸针,眼睛由蓝宝石镶嵌而成,仔细看的时候还会发现有手工制作的粗糙痕迹,但是整体已经很精细了,看得出制作的人已经是竭尽全力,只是……“……制作得很仓促,像是临时……”

    突然间,Kreisler想起Rawn,痛得仿佛头要炸裂一般。刚才闪过的金色大厅画面一瞬间清晰起来,画面又变成灰色,在他脑海里迅速后退,直到时间接到了他上次记忆的结尾。

    当画面最终开始有Rawn出现时,Kreisler再次感觉到心扭曲着绞痛一样,他倒在床上大口呼吸,发不出一点声音,眼泪不断流下,仿佛一条即将因干涸而死的鱼。他紧紧攥着胸针,铁针的部分刺破掌心,血液流满手心又滴落到薄被上,Kreisler却恍然未觉。

    Kreisler痛得想要昏睡过去,他知道只要昏睡过去,让身体自然接受,醒来就好了。但Kreisler却觉得自己不知为什么,一定要忍着痛苦看完这些回忆才行。

    这次片段回忆很长,从冰霜山谷大屠杀之后,到他看到Rawn,一件件的事情全部重新回流一遍,直到矮人集市上,Rawn递给他那枚胸针为止。

    回忆虽然播完,Kreisler却仍然痛得发不出声音,Kreisler明白这大概是强行清醒看完的代价,眼泪湿了身下的床单,他痛苦的蜷成一团,就在这样痛苦的时刻,他听到外面有脚步声走近。

    外面的脚步声走到他房门前停下,然后伴随着一声响指,Kreisler看到床头柜上的碗突然消失不见,不由在心里苦笑,这大概来的是Rawn了,连进来收碗都不吗?不过这样也好,否则我现在这个样子……

    但让Kreisler意外的是,门外并没有接着响起离开的脚步声,他却是听到了很久没听过的Rawn的声音。

    他说,Kreisler晚上睡得好吗?今晚也别做噩梦啊;他说,Kreisler我好想你,现在能碰碰你也好啊;他说,Kreisler,怎么办,我知道当你全部恢复后很可能不会接受我,但我还是好想在你身边;他说,Kreisler,当你杀掉我的时候,能不能看到那颗只为你剧烈跳动的心呢……

    他说,Kreisler,我……只是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我爱你,真的很爱你。可为什么我会是……杀掉……的恶魔。

    然后是衣物在门上摩擦的声音,Kreisler猜想他应该是靠着门坐下了,静寂的空气里,他听到了Rawn压抑的低泣。

    Kreisler好想现在赶紧起来,下去打开门,不管会有什么样的痛苦都先给他一个紧紧的拥抱。可事实是他连伸展开身子都做不到,痛苦极大地占据了他的神经,他像条河流就在眼前却回不到家的鱼一样,流着泪徒劳地扭动想要往前。

    最后在Kreisler半个身子探出床外的时候,Kreisler终于不堪重负昏睡了过去,嘴里喃喃念叨的只有一个反复的词语,“Rawn”。

    Rawn第二天收到的消息就是Kreisler被发现以一个极其扭曲的姿势半个身子探出床外,皱眉像忍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一样,嘴里还不断呢喃着,“Rawn”。

    Rawn心跳如擂鼓一般鼓动,飞速向Kreisler房间跑过去,看到Kreisler好端端地坐在床上,手里正拿着粥跟前来探望他的Luci笑着说话。Rawn呆愣的站在门口看着他,后者也注意到他,看着他的眼眶瞬间就红了,闭上嘴不再言语。

    Luci看看他们两个,无奈地笑笑转身走出去,把Rawn推进来之后又锁好门,给他俩腾出了空间。

    Rawn探究的看着Kreisler,先开口说:“发生什么事了,早上收到封火信说你……不舒服……?说你半个身子都探到床外了,满脸都是泪痕,嘴里,嘴里不断念叨着我的……名字?”

    Kreisler死死的看着他,开口说:“你过来。”

    Rawn走过去,却没想到突然被Kreisler一把抱住,他有些慌乱的想要挣脱开,却又怕伤到他而不敢使劲:“Kreisler你干什么?会伤到你的!快放开!”

    “闭嘴,站好了让我抱着。”感受着Kreisler因疼痛而不时加重了拥抱的力度,Rawn只好放松下来,犹豫了一下之后,终于放弃般的回抱住他,在他颈侧蹭蹭,发出一声类似于舒服的叹息:“我好想你。”

    “我也是。”Kreisler迅速回答了一句,下一句让Rawn僵硬了起来,“Rawn,我记起你了,很痛苦的过程,但我记起你了。”

    “你没事吗?很痛苦?”

    “嗯,还好,不是很痛。记忆恢复到在矮人集市上你送我胸针那块了,剩下的就不记得了。”Kreisler侧头向Rawn的耳边说话,呼出的热气惹得Rawn缩了一下脖颈,“Luci向我推荐的方法,通过看到关键的事物激起回忆……你那边有什么东西吗?”

    Rawn想了想,松开了Kreisler,后退几步看着他,直到Kreisler完全平静下来向他示意没问题了,他才摊开手掌,掌心银光一闪,出现了一个镶嵌着各色宝石的八音盒,开口说话:“我觉得有,为了那个胸针,你又给我一个八音盒作为回礼,是你自己做的。”

    Kreisler接过八音盒,端详了一会儿,抬头询问:“这个八音盒里面是什么内容?”

    “我不知道。”Rawn耸耸肩,“你送我的当天我们就……分手了,我想可以这么说。后来又因为一些事,我把它当成我的精神支柱活着,所以一直没听过。”

    “那……一起听?”Kreisler沉默一会儿,摇摇八音盒,微笑着说。

————————————————————————————————TBC————————————————————————

    私设指的是西方龙族私设,在这里无论是颜色龙还是金属龙都属于正面龙族,只有像影龙那样的龙族才是少数负面龙族。前面部分章节还有关于天使能力私设。

    完全……忘记了……对看这篇文的小伙伴真挚致歉,也为文中所有不合理之处和ooc的地方致歉,但是坑还是不可能的,这是个恶习— —,即使不是多么好的一篇文也应该有它自己的一个完善的世界与结尾,可能会拖一些但是会完成的。也算给我自己定个目标嗷 ̄  ̄)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