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ytq

人生真是艰难_(:з」∠)_

【原创 | 同性】Dragon Lives Forever

Tips:1、西方魔幻原创半架空AU,有私设,如果觉得人物剧情简单还请轻拍orz
         2、有存稿所以不会坑哒,当然没有也不会的(o_ _)o前文……不会放链接麻烦戳头像吧_(:3 」∠)_ -••*'``*:.。. .。.:*•゜゜•*☆
         3、周更,不出意外更文时间每周日一定更
——————————————————————————我就是不严谨的分割线——————————————————————

22

    意识刚刚恢复,Kreisler就急忙向右飞去,就算如此还是慢了一步,一道粗大的紫色光束向他原来的地方发出,击中了他右肩的羽翼,硬生生把它折断了,Kreisler忍不住痛哼出声,抬头看向让他与死神擦肩而过的Berne。

    “嗯?真没想到你居然能提前醒来,我原来以为能把你杀死在睡梦里呢。”Berne不屑地出声,在他的身后是一个巨大的紫色圆形魔法阵,他手中法杖高举,更多的紫光凝聚起来。

    出乎他预料的是,Kreisler眼睛里意外的平静润泽,并没有出现任何情绪。

    “我其实要感谢你给了我这个梦境。”Kreisler平静地说着,收起了盾牌与剑,双手交握,凝出一个金白色符文,“你知道,路西法有那么强大的力量,为什么最终还是陨落吗?”

    Berne心中突然不安起来,法杖前指,无数紫光飞射而去,却全都被那个符文散发出的光晕无声地化解。“这是……”

    “上古天使们最后的能力,就是以自己的一切,先是牺牲记忆,之后是所有情绪,然后是生命,最后是灵魂。用这些作为代价来进行封印。”Kreisler的声音伴随着白色光晕的范围迅速扩大,笼罩了整个战场上空,Kreisler睁开双眼,看向对面已不能动弹的Berne,“封印其实很脆弱,只要有任何人攻击施行封印者,不,哪怕只是简单的魔力波动干扰,封印立解。但是现在,我用我自己来封印你们,而你们没有援军,我们却有。Berne,你终究对我了解的不够。”

    Berne气急败坏地大吼:“你以你自己为代价,又能封印多久?等我挣脱封印,没有人能阻挡我,伊利亚的死期就来了。”

    “现在是上午,我的封印,到黄昏绝无问题。”Kreisler微微一笑,闭上眼睛,放空自己去最后看一眼回忆,不知不觉间,脑海里从片段的Rambo到满脑海的Rawn。而下方所有的拿非利人都早已红了眼眶,拼命地拼杀着,不让任何一个恶魔有能飞上去的可能性。

    时间就那样一点一滴地流逝着,在狂攻四个小时无果之后,恶魔们终于短暂地退去,伊利亚也进行着迅速的休整,时间转到下午,恶魔们又重新如潮水般扑上来,拿非利人刚要上前迎战,却被一声声嘹亮的龙吟止住了脚步。

    “这是……?”Dior疑惑地看向自己的伙伴冰龙Iven,Iven高兴地蹭蹭他说:“Rawn来了。”

    同时,有银光迅速闪动,在拿非利人和恶魔之间出现了一万一千名巨人、精灵和矮人,这其中还包括著名的密密尔神树和巨人Titan,可是发动的都不是他们,反倒是矮人那边走出来一个戴着红帽子的矮人,充满怒气地哼了一声,也没见他做什么多余的动作,只是单纯的一拳轰上地面,前三排所有的恶魔包括领主在内,全都被硬生生的掀飞了。

    “好强大的力量。”Berke感叹着,同时看到远处天际一个个黑点迅速在视野中扩大,上万道张着龙翼的身影悬停在拿非利人上空,神圣银龙Gale降落在地面,哈哈大笑:“Scott,这么多年不见,你怎么还是那么个暴脾气。”

    “呵。说的好像你没有一样。”Scott立即回应,探头看看周围,皱起眉头,“那小子呢?渡劫失败了?”

    “呸呸呸,你能不能说点好的,谁失败了?不过是上去看他爱人去了。”神圣银龙向上一指,天空中正好传出一声爆响,三道身影迅速坠落,其中一道飞到恶魔上空,正是Berne,但他此时的目光也是极其复杂,看着到达的援军不知该说什么好。

    不过此时却没有人关注他,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场地中央的那两个身影上。早已收起龙翼的Rawn抱着昏迷的Kreisler,颤抖着手摸着他折断的羽翼,红着眼眶低声呼唤着Kreisler,希望他能睁开眼睛。

    看着现在明显帮不上忙的Rawn,神圣银龙咳嗽两声,向Berne说:“嘿,你小子,对说的就是你,援军都来了,还要打吗?”

    “我倒期望他们打,这样这些恶魔今天就都不用走了。”黑龙族长毫不避讳地阴沉出声,可怖的目光看得恶魔们一阵脊背发凉。

    Berne轻叹一声,说:“我们也不想打,可是身为恶魔,保全自己是最重要的措施,伊利亚出了天使,可我们却没有能与之抗衡的力量。出于优先考虑,我们当然希望能将危险先扼杀在摇篮里。灭亡拿非利人有天谴,灭亡同样是一个种族的恶魔就不会遭天谴吗?今天如果不能杀死这一个天使,那日后伊利亚诞生了更多的天使,恶魔覆灭之日就不远了。”

    一时间,场上所有人都有些沉默,最先出声的反而是拿非利人的高层Cloude:“那如果我们立下誓言,圣城伊利亚今后所诞生的所有天使,都只为了守护圣城而存在,绝不会进行屠杀恶魔的行为,如何?”

    看着有些不解的目光投来,Cloude叹息一声,说:“生死各有天命,种族灭亡会打破平衡,这是我们应该做出的让步,也是唯一的让步。如果你们仍不接受,那就只有死拼到底了。”

    “你真的想这样吗?Berne。”翡翠龙族长冷冷地说。所有目光都集中在Berne身上,没有人做出回应。

    “我们走。”最后看了一眼昏迷的Kreisler,Berne带领着恶魔大军一步步后撤。

    看着恶魔们撤走,Rawn才终于发声:“密密尔神树,Gale,Titan,谁能告诉我Kreisler怎么了。为什么,为什么一直醒不过来?”

    Cloude轻叹一声,说出了天使封印的内容,密密尔伸出手搭在Kreisler额头上,给了Rawn一个肯定的答复:“别担心,他的生命力充沛,没有被损坏的迹象。只是他醒过来之后,你可能就得面对一只情感淡漠的天使了。”

    Gale补充一句:“是的,而且我记得天使封印只要没进行到最后一步,最多花一个月就行了,如果中途看到什么关键东西说不定还能激起记忆。但是想要他快点恢复的话,第一个礼拜绝不能动用魔力。”

   Rawn呼出口气,抱着Kreisler站起身,喃喃念叨了几句什么,一个碧绿色的卷轴伸展开,碧绿色的光点飞出,浸润了在场所有人的心灵,所有战斗造成的负面情绪都被席卷而空,有些人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修为隐隐有提升的冲动。

    “这是……”Clare惊讶地感受着这个卷轴魔法的功效,这么强大的能量,只能是生命属性的古魔法卷轴啊!“你当初在神宴上拍的那套十四张魔法卷轴中的?”

    “是的,一点小礼物,希望能换我在他旁边守着,只要那一个月就好。”Rawn恳切地望着伊利亚的高层,答案当然是毫不迟疑地肯定,废话,先不说别的,一万三千条龙还在后面看着,谁敢拒绝啊。

    Kreisler醒来睁开眼睛,扭头转了一圈,看到周围有着金色纹路装饰的白色墙壁,自己身上盖着的天蓝色丝绒薄被,和坐在床边正在打盹的一个金棕色头发的男人,那男人脸上有着淡淡的黑眼圈,面容有些憔悴疲惫……不对,我为什么要观察这个人那么仔细?Kreisler轻轻摇摇头,吐出口气,又重新看向其它地方。

    他看看周围,自己的面前和右侧都是装满了书的直达天花板的书架,在这之间还挤着一个正常尺寸大小的门,床是靠墙的,还有一个小床头柜在右边紧靠着,上面还放了一盏台灯,左边则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几乎占据了整面墙。窗前有着一个书桌,上面井然有序地放着几摞书,还有一张摊开的纸,用笔压着。右边书架前有两把高靠背椅,那个男人此时正坐在其中一把椅子上,膝上放着一本摊开的书。

    他想起身,却发现身体里没有任何力气,他试着回想这一切,发现自己脑海里除了一些基本的常识以外,所有的个人记忆就只剩下他身为一个天使,为了封印一个恶魔而使用了天使封印,除此之外……除此之外……

    “我的名字是什么来着?”“Kreisler。”Kreisler两眼放空地望着天花板,一个声音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Kreisler转过头去看那个男人,却看到了一双恶魔标志性的紫眸,虽然有些奇怪男人的金瞳,但他仍然警惕起来,然后却很丢人地发现自己无力到无法起身的地步。

    恶魔看出了他的企图,无奈地笑起来,向他伸出手,很温柔的把他扶起来,顺便在他身后又垫了一个垫子,动作温柔地仿佛在对待一件易碎品。Kreisler疑惑地看着男人,男人迟疑了一下,张嘴说:“哦,Rawn,我的名字,所以,想起什么了吗?”

    “什么?没有,所以,现在这是在干嘛?我是被一个恶魔囚禁了?圣城……灭亡了吗?”看着Kreisler低落的情绪,Rawn立即摆手解释,“不不不,不是的,这里是圣城,是你的房间,天啊你连这个都不记得了。不过至于囚禁……嘛你可以这么说,反正这一个礼拜我不会让你走出房间的。呃放心,已经过去两天了。”

    “在圣城囚禁一个天使?你很有勇气啊。”Kreisler试图激发自己的魔力,却惊讶地发现身体里空荡荡的,不仅如此,就连对外界魔法元素的感知也失去了。“这是……”

    “哦,关于这个,我用了一点小魔法,这一个周你是用不了魔力了。”Rawn无所谓地摊开手,然后打了个响指,他的右手就出现了一碗温度适宜的蔬菜粥,“刚醒来这一个礼拜你都只能喝粥了,忍着点吧。”

    “都是关于这一个礼拜?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吗?另外,”Kreisler看看那碗粥,脸上现出如临大敌般的表情,眼睫毛慌乱的扑扇几下,强装镇定地说,“不,我才不会喝那个。”

   “嗯……不喝吗?那真是可惜,我还随时等你醒来好给你准备粥呢?”Rawn好笑地看着眼前的Kreisler,现出一副可惜的表情,看似随意地舀起一勺送进嘴里。Kreisler看他没有逼迫的意思才松了一口气,说,“那真是谢谢你的好意,可惜我不会……唔!”

    Kreisler刚刚还为逃过一劫而松懈下来,只不过眨一次眼的时间,回过神来的时候却被Rawn堵住嘴,刚刚被Rawn送进嘴里的粥全都被他送进了Kreisler嘴里,他想抬手却被Rawn牢牢地压在两旁,不过Rawn也没为难他,让他喝下粥后就松开了他。

    “你干什么!”Kreisler愤怒地挣扎起来,试图从他的桎梏中逃脱,Rawn笑了一下,又在Kreisler唇上轻亲一下才松开他,Kreisler揉揉左手手腕,咳嗽几声,然后一拳挥过去。Rawn也没有抵抗,倒在床上,然后跟没事人一样直起身子拿过旁边的粥碗,举起来向他示意:“如果你再说一句不喝,我就把整碗都用刚才那个方式给你灌下去,我猜你刚才已经试过我的力气了?”

    Kreisler气愤地瞪着他,一把夺过碗呼噜噜全喝了下去,喝得太快还有些呛到,Rawn一只手拿走碗,一只手轻拍他的后背,又不知道从哪掏出两个冰袋,放到他左手手腕上,内疚地出声:“抱歉,我……我只是,太久没见到你醒来了。我刚才……有点失控,而且你必须吃点什么,所以……”

    “……我不想吃纯蔬菜的粥,你给我点肉沫也行啊。”Kreisler看看Rawn,低头捂紧左手的冰袋,手指不自觉地蜷曲起来,“所以,这是什么,我是有一个恶魔恋人吗?你力气真大,跟条龙一样。”

    “嗯,我是条龙啊。只是我不是骨龙,我是,呃,说来话长,你恢复记忆之后再给你解释比较好,你只要知道我是条神圣金龙就好了。”Rawn轻柔地按摩着Kreisler有些淤青的手腕,沉默了一会儿才接着解释,“我也想是你的恋人,真的我发誓我做梦都想,可我不能确定你是怎么想我的。”

    “哦,那看来是你单恋我了?说真的,恶魔,同性?哦那我大概能猜到为什么不同意了。”Kreisler耸耸肩,但是却想不通Rawn刚才所说的话。什么意思?恶魔怎么可能是神圣金龙?难道他跟我在一起久了,被天使的圣光照傻了?

    Rawn摇摇头,补充了一句:“作为一个恶魔,我还……好吧,我可以不说,不过鉴于你现在没有情绪,所以说这个我想没什么问题。”

    “什么?我们现在分开的原因?”

    “呃,是……我杀了你的前任,是你很爱的人,我没有那段详细记忆了,但我仍记得大致的事。”

    “哦。”Kreisler静了一下,然后又继续按摩的动作,“那是挺尴尬的,好吧,谁?”

    Rawn这次没有立即回答,他看着Kreisler很久才说话:“我想这个名字应该可以给你什么。Rambo,你还记得吗?Rambo。”

    Rawn在某些事情上总是对的,有的时候他都痛恨自己的直觉。只是吐出这两个音节,他就看到Kreisler明显睁大的眼睛,Kreisler心跳的声音迅速扩大到整个寂静的空间,Rawn想让他冷静下来,却看到Kreisler抓紧了他的衣袖,眼瞳中现出可怖的目光,几乎可以说是声嘶力竭的声音响起:“床头柜二层,二层!快点!里面的东西给我!”

    “它是上锁的!钥匙在哪?”Rawn也着急起来,在得到Kreisler可以砸开的同意之后,他毫不迟疑地用龙炎烧断了锁,把里面的东西放到Kreisler手上,看着他抱着那个东西流着眼泪陷入沉睡,他的心也无法抑制的绞痛起来。

    为什么他能那么快找出那件正确的能让Kreisler平静的东西?答案很简单,那层抽屉里只放着一件东西,除了它之外的所有地方都蒙尘,只有它是崭新的,看得出主人很珍惜它,不时拿出观看擦拭。

    那是一张合照,照片上一个人是Kreisler,另一个人Rawn不知道,但想必就是Rambo了。

————————————————————————————TBC——————————————————————————————

    私设指的是西方龙族私设与天使能力私设,西方龙族私设指的是在这里不管是颜色龙还是金属龙都是一边阵营,只有少数像影龙毒龙那样的龙才是负面龙族。天使能力私设一直没明确说是什么,其实就是指本章的封印,天使能力私设应该到这就结束啦~

    这章后面Kreisler醒来之后与Rawn的对话可能显得生硬,但是我认为当一个情感淡漠的人发现和他近距离相处的人没有恶意的时候他是不会有什么过激反应的,就算是在说自己的事情也是会像在围观别人的事一样,本身内心应该是死寂无波的,否则就不叫情感淡漠了嘛~

    很抱歉因为要期末考,所以2月11号那个星期天再开始更文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