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ytq

人生真是艰难_(:з」∠)_

【Dragon Lives Forever】

Tips:1、西方魔幻原创半架空AU,有私设,如果觉得人物剧情简单还请轻拍orz
        2、有存稿所以不会坑的,当然没有也不会的(o_ _)o前文……不会放链接麻烦戳头像吧_(:3 」∠)_ -••*'``*:.。. .。.:*•゜゜•*☆
        3、周更,更文时间每周日一定更
————————————————————我就是不严谨的分割线————————————————————————————
21

    高层们经过详细调查,有父母或亲戚的便送回家,像Rambo这样的孤儿便收入学院,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天使猎人。经过一番打探,Kreisler打听到了Rambo选择了恶魔学系,是个纯知识的学派。

    “诶?Kreisler,你怎么对这么一个小童工这么上心?我还听说他容貌尽毁,差点连性别都难以辨认呢,你该不会是喜欢这样的人吧,真没看出来你口味那么重啊。”无数个前女友中最火辣的·已分手两人仍暧昧无间·超美院花级别的副会长Luci拨弄着胸前的卷发,倚靠在学院公共大厅墙边一根柱子上,递给他一份资料,里面是所有收集到的Rambo的资料。

    “哈哈,怎么可能。”为了掩饰莫名而来的一点心虚,Kreisler故意很大声地说,“那种人我怎么可能会看上,你也知道我有多看重外貌的,不过是看那个人脸成这样了,觉得捉弄他应该会很有趣而已。”

    “那最好了。另外,你干嘛那么大声?人现在可在身后瞪着你哦。”Luci坏笑着指向他身后,Kreisler后颈一凉,身体僵硬地转回去,看到了正站在后面看着他们的Rambo,大厅里的其他人也都停下了脚步,静待好戏发展。

    “我听说过你,年级最轻就当上了裁决者的拿非利人,天赋异禀,同时还是学生会会长,堪称AH学院的顶峰之一。”并不是Kreisler想象中的粗糙嗓音,而是有些低哑但却很有磁性的声音响起,“你看不上我,那最好,因为我最看不起你这种东西。另外,捉弄我,你最好想清楚你能不能担得起后果。”

    Kreisler微微偏头,一抬手,接住了Rambo刚才飞过来的一枚通体漆黑的刀片,对着Rambo得意地摇摇:“哦,如果你是说这种后果,那我当然担得起。抛的不错,可惜太容易被我接到了。”

    话音刚落,他就看见Rambo的嘴角微微上扬,他还没来得及出声,就感觉一股强大的电流猛然从刀片中窜出,通过了他整个身体。Kreisler痛叫一声,跪倒在地上,刀片被抛飞掉落在Rambo脚前。

    “刀片里……有电流?”Kreisler喘着粗气,勉强抬起头看向Rambo,那人倒是毫不在意,仿佛刚才抛出刀片的根本就不是他,过长的亚麻色头发盖住了他的眼睛,只留下满脸的疤痕,但从他微微上扬的嘴角还是能看出,这人此时的心情不错。

    Rambo捡起刀片,对着Kreisler晃晃:“给你那张该死的嘴一点小礼物,否则你不会这么轻易地接到它。”然后又对着大厅其他看热闹的人宣布:“谁再想像他一样来取笑我,那就得看你有没有本事了。”说完便拿着一厚摞的书离开,看都没看Kreisler一眼。

    Luci扶起Kreisler,笑着说:“哎呀,终于有人和我一样厌恶你那张该死的嘴了。难得看到我们的学生会长这么丢人呢,有想法吗?”

    Kreisler拍拍身上的尘土,看着Rambo离去的方向,眼里闪动着好胜的光:“他会后悔的。”

    接下来的日子除了出任务,Kreisler便是在Rambo身边晃悠,不断地制造一些小麻烦挑衅他,却总能被那人随手化解然后再还给他。Kreisler却是越战越勇,不知道什么叫气馁一般乐此不疲。

    学院一周两次的公开课上,Kreisler提前在Rambo的椅子上涂了满满的胶水,却没想到Rambo还没坐下便发觉了胶水的存在。Rambo看向Kreisler的方向,后者向他比了个鬼脸,兴致缺缺的趴下睡觉,结果却在醒来时被Rambo叫醒,惊慌地想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头发被胶水粘在桌子上,完全起不来,只好气愤地看着笑着远去的Rambo,然后再让知道事情真相后同样憋笑的Luci过来帮他解开胶水。

    属于另一堂公开课的恶魔行为课上,老师正在用一只关进笼子里的狐形使魔讲解,Kreisler偷偷施展了一个小魔法,破坏了笼子,并让使魔直直地向Rambo冲过去,本以为会看到他惊慌失措地向老师求助的场面,却没想到Rambo前天就已预习过课程,利用它的弱点干净利落地干掉了使魔,然后向他投来充满杀气的一瞥,吓得Kreisler一下课就夺门而出,难得的老实了好几天。从那一天之后,Rambo也得了一个“暴力恶魔学者”称号。

    类似的情况数不胜数,只有一次是Rambo从未知道的,恶魔学系魔药学的课上,Kreisler曾经提前偷偷溜进来想要捉弄Rambo,却看到昨天晚上没睡好的Rambo在一个劲地打哈欠,当他终于一头栽倒在课桌上的时候,Kreisler挪了过去,没有捉弄他更没有叫醒他,而是悄悄地配好了魔药放在他旁边,看了他一会儿之后就走了。Rambo醒来之后还以为是自己好友Chil帮的忙,也没多问什么。

    Luci看着Kreisler锲而不舍地恶作剧,曾经大肆取笑他像个小学生想追求人,但却不知道如何表达爱一样。从那时Kreisler突然发觉自己的确在遇到Rambo之后再也没有约会过,想要约会却总是想起Rambo。想起他与自己作对时的样子,想起他毫无防备的睡颜,18岁的Kreisler好像在静寂的空气中抓住了什么,摊开手掌,却又什么都没看到。

    连续安静了六天远远地看着Rambo之后,Kreisler再次开启了恶作剧,当然最后仍然是他被反整回来,被叫来帮忙的Luci极其好笑地看着他:“我说,你每次都被整回来了,还这么锲而不舍啊?”

    “Luci……你说的好像是对的。”

    “嗯?哪句啊?”

    “我好像……真的爱他……”Kreisler抓抓被脏水污染的头发这样小声呢喃,“我干什么都会想着他,我想一直在他旁边,我感到之前和其他人交往时从没有过的迫切。”

    “所以……”Luci看了他一会儿,突然一巴掌糊到他脸上,“……所以果然不是老娘的问题而是你自己的咯,我就说怎么有人会对我无动于衷。”

    “嗷!疼啊!”

    “不疼我打你干什么?!”

    可是Kreisler不知道的是,其他人看到学生会长都对Rambo这么不对头,有些想讨好他的便开始打着他的旗号变着花样整Rambo,只是他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通通都返还回去了。

    这样的日子就那么持续着,直到有一天,Kreisler刚出完任务回到宿舍想洗个澡放松一下,就遇到了Rambo为数不多的好友Chil把他堵在门口。

    Kreisler还没来得及问Chil怎么了,他就被Chil一拳打在脸上,火气上涌的时候他也没丧失理智,把Chil的双手反剪在身后,皱眉发问:“你到底怎么了?我还什么都没干呢。”

    “你干什么了自己还不知道吗?!Rambo到底把你怎么了才被你这样对待!你这个该死的混蛋!”

    Kreisler没来由地一阵心慌,松开Chil,抓紧他接着打来的一拳,皱眉问:“把话说清楚了。Rambo出什么事了,我向你保证,我刚从外面执行任务回来,无论什么都不是我干的。”

    Chil狐疑地看着他,还是收回拳头,急切地说:“今天早上,Rambo跟我说他收到一封火信,信上说你知道错了,想跟他停战,约在学校后面的山里见面。Rambo说你可能又是想搞什么奇怪的东西,他就开着和我的通讯项链进了后山,我们本来聊得好好的,直到我听到Rambo那边突然说了一句‘你们是……’之后,通讯就被强行挂断了,我去找了他好几次都没找到人,我就来找你了。”

    Kreisler低头激活脖子上的通讯项链:“Luci,马上来帮我个忙。”

    “怎么,你又被整成什么惨样了?”Luci慵懒的声音传出。

    “Rambo出事了。”

    最后他们几乎翻遍了整个后山,只找到了一些破碎的通讯项链的残片,又找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在去后山的一条小巷里找到昏迷的Rambo,他只要是裸露在外的皮肤没有一块是好的,满脸都是血液,双手被绑在身后,嘴里还塞着一块布团。

    据后来Luci回忆,她从未见过Kreisler如此失态的一面,Kreisler看到Rambo的时候整个人都差点倒下去,还是靠她扶了一把才站稳。向外公布了他爱着Rambo的事实后,Kreisler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Luci,包括查出真凶,自己则是一直在Rambo床前,不眠不休地看着他,一遍遍低声乞求他快点醒过来尽管医生们已经保证他毫无问题。

    两天后,Rambo才终于醒过来。Rambo刚睁开眼就看见Kreisler握着自己的手低头乞求他快点醒过来,还说不了话的他只能动动手指表示自己醒过来了。看到Kreisler惊喜地抬头之后,眼神却又迅速地黯淡下去。

    “?”Rambo在他手心里画出一个问号。

    Kreisler咬牙,抬头看着他:“对不起……我不知道有人一直这样打着我的名号整你,这件事不是我干的,真的不是……能相信我吗……”

    我知道。Rambo宽慰地笑笑,顺便拨弄了一下Kreisler额前的银发。那几个人我知道,他们是因为成绩不如我才向我发泄怒火的,只是借了你的名义,况且,哪有小弟整的比老大还厉害的?

    Kreisler看着Rambo久久没能说话,最后他突然闭上眼睛笑了一下,然后睁开眼睛,起身伸手撑在Rambo颈侧,低头吻了一下Rambo额头,低声说:“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我对着雷普利天使发誓。”

    然后不管满脸惊愕的Rambo,Kreisler逃一般地跑出病房。事后听说了这件事的Luci摊手表示鄙视,蠢货,你逃有什么用,难道人家出院之后就不知道你在全校面前做过的对他的表白?

    之后的事情身为旁观者的Luci表示自己早已想到这个情节,从病房一吻之后连躲了Rambo一个周的Kreisler终于被Luci和Rambo联手骗到了礼堂内面对Rambo,过了一番曲折两人正式在一起,而Rambo也用出色的恶魔学知识成为了裁决者,再然后两人双双毕业,成为拿非利高层,Kreisler也如愿以偿地拿到了神圣骑士长的职位。

    从回忆中清醒的Kreisler看着幻境中决定接下去冰霜山谷的任务的自己,心里一阵阵绞痛,那是他最痛苦的一次任务。在连续完成一年的任务且没有失败之后,他终于不可抑制的变得自大了起来,Rambo看不下去想要将他拉回来,结果却只是两人不断地吵架。

    最后一次吵架,他甚至说出了“除了我你一个容貌尽毁的拿非利人还会有谁要”这种话。事后他去找对方道歉,Rambo只提出了一个要求,他要跟着Kreisler一起执行这个任务,在这之后,Kreisler就必须停止执行任务一年。Kreisler答应了,而这个任务,便是冰霜山谷之行。

    开始以为只是去阻止一件恶魔们的买卖,结果却没想到是圈套,他们惹怒了向来脾性不好的冰霜巨人们,葬送了一部分士兵的生命,逃到冰霜山谷时,却绝望地发现被恶魔们包围,恶魔们强迫着Kreisler看着Rambo在他面前被分食血肉而亡,在他也要遭遇同样下场的时候,圣城的援军才终于赶到,星空骑士Berke和龙骑士Dior只能沉默地看着周围一地的尸体,还有几近崩溃的Kreisler抱着残破的Rambo无声地流泪。

    五万名天使猎人的荆棘骑士团,在这次任务中无一人存活。经过圣城方面商议后,并没有处罚Kreisler,而是希望他能好好休息。但Kreisler却根本无法休息,日日夜夜都在想着Rambo,想念他的一切,回到圣城在得知自己没有处罚后的第二天,便走出了圣城,开始了猎杀恶魔的旅程。

    ……

    学校礼堂里。“你躲什么?”“啊?没、没有啊……”“……在全校面前都表白了?现在面对真人的策略就是躲?都不愿意给我一个真正的吻吗?”“……我爱你,Rambo。”

    ……

    裁决者任务时。“Rambo,你怎么样了?还好吗?”“担心你自己吧,我可是……暴力的恶魔学者啊!”“对我你只是Rambo。”

    ……

    冰霜山谷之行前一夜。“Rambo,对不起,我说了那样的话,我……”“嘿,没关系的,看着我,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一定要一起面对,好吗?”

    ……

    崩溃发狂的半年后,他遇到了那个让他再次陷入爱里的金棕色头发的恶魔。

    ……

    所有的回忆渐渐消失,嘈杂的声音消失不见,Kreisler再睁开眼睛时,眼前没有了冰天雪地,没有了满地的血液,有的只是一片黑暗,和面前一个散发着白色荧光的人影,Rambo。

    Kreisler僵在原地,看着Rambo,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一个动作也做不出,相反的,那个人影却先说话了。

    “我看到了。”Rambo没头没尾地冒出一句,微笑着慢慢向他走近,“我看到……在那之后,你是怎么活着的。嘿,你知道我会生气的吧?”

    Kreisler笑了,明知道那是幻影,他仍然忍不住伸出手想要触碰他:“我想念你那枚有电流的刀片了。”

    “别碰我,否则你会被拖入幻境里永远没办法脱身的。”Rambo停在Kreisler手够不到的地方,“你真是……可怕的固执。”

    Rambo微笑着说:“我知道你现在仍然想我,但已经有一个人出现了,对吧?看着他有种熟悉感吗?有没有看到以前的你那种感觉?”

    “不是的。”Kreisler想要解释,Rambo却突然后退两步,伸出食指做出噤声动作:“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啦。相反的,有那么一个人出现,我很高兴。看到你重新被爱包围,看到你一点点变好,我真的很高兴。”

    “过去怎么样可以对我们造成很大影响,但是未来如何才最重要,不是吗?死的人已经死去,而有些活着的人却要背负他们的遗愿,继续疲惫的前行。而我不希望你会成为一个那样的人。”Rambo歪头看向他,“让他试试吧,现在,你该回去了。”

    “记得出去之后立马向右飞。”Rambo突然上前几步,紧紧抱住Kreisler,在周围黑色的雾向他缠绕上来之前,Rambo将Kreisler用力向后推去,让他脱离了幻境。

    看着Kreisler远去,Rambo低下头微笑,虚空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Rambo仅剩的残念,这就是你刚才为什么不愿和我走的原因?”

    “嗯。”Rambo神情温柔的点点头回应,“我身为Rambo的一部分,一直在冥界看着他的一切,变为灵魂后倒是能预知了很多东西,我知道他今天有个我能帮他避过的危险,却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我一定要等在这里。”

    “那可是……我爱的人啊。”

    “无论是什么样的你,都全心爱着他啊。”苍老的声音感叹了一句,在他身后开启了一扇门,“走吧,我还有几个地方要跑,马上就能凑出一个完整的你了。”

    Rambo点点头,转身走入门内,他脸上的疤痕在飞速褪去,入眼一片金黄,伴随着一声低沉的龙吟,一切都消失不见。

——————————————————————————TBC————————————————————————————————

    私设指的是西方龙族私设和天使能力私设,在这里无论是颜色龙还是金属龙都设定为一帮的好龙族,只有极少数像影龙那样的龙才是负面龙族,天使能力也有私改。如果有介意的小伙伴那我也_(:3 」∠)_ -••*'``*:.。. .。.:*•゜゜•*☆

    上周感冒发烧了orz,这一周到昨天才稍微好一些,我也在考虑接下来要怎么写,有点卡……所以更得会稍微少一点嗷,但是会好好更的<(_ _)>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