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ytq

人生真是艰难_(:з」∠)_

【原创 | 同性】Dragon Lives Forever

Tips:1、西方魔幻原创半架空AU,有私设,如果觉得人物剧情简单还请轻拍orz
           2、有存稿所以不会坑哒,当然没有也不会的……( _ _)ノ|前文……不会放链接麻烦戳头像吧
           3、周更,不出意外每周日一定更
————————————————————————我就是不严谨的分割线——————————————————————
20

    果然如同Kreisler预料的那样,夜晚过了一半,没有足够的尸体进行尸变的时候,Rob就停止了施法,所有恶魔都撤回原地,恢复的魔力光芒亮起。伊利亚这边却仍不敢放松警惕,只能继续强撑疲惫进行值守。

    黎明来临,低沉的号角声惊醒了整个伊利亚,看着远处铺天盖地而来的恶魔大军,每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这是……全部的恶魔,他们要强攻了。”Cloude几乎是从牙缝里艰难地挤出这句话,握紧了几乎与他等高的木制魔杖。

    Kreisler当机立断,立即用魔力将自己的声音广播出去:“伊利亚的天使猎人们,你们坚持到现在,都是这大陆上最值得称赞的英雄!现在,我们收到新消息,援军将会在临近黄昏时抵达,作为战士,作为拿非利人,我们一步都不能往后退,守住家园!”

    “Kreisler?这太冒险了。如果援军没有在黄昏准时抵达,你知道士气会下落得多快吗?”Dior震惊地看着突然作出这个决定的Kreisler,他身边的Clare接口:“但这是最快的办法了。虽然我们昨晚趁恶魔们退去给所有士兵都做了最大限度的治疗和力量恢复,但精神上的疲惫是我们无法治疗的,这是振奋士气的最好方法。”

    “是的。”Kreisler点点头,深吸一口气,飞出城墙,向恶魔领主们迎去,“让我们最后拼一把吧。伊利亚,绝不是能那么好拿下的。”Kreisler看看胸前的胸针,摸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伸手取下来,放入了空间戒指。

    所有拿非利人咬紧牙关,迎向了他们一生中很可能是最后也是最大的考验。

    ……

    “Rawn!”冰龙族长加快速度飞过来,“Iven刚才被传送走了。”

    “……谁?”Rawn满脸茫然,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冰龙族长黑起来的脸。

    “我跟你说过好几遍了!你脑子里除了那个神圣骑士能不能装点别的。拿非利三大骑士里那个龙骑士,被神圣银龙认可从而签订了与龙的契约。就在刚才,他的冰龙伙伴Iven被传送走了。”

    “这就意味着……”Rawn的瞳孔缩了一下,翡翠龙说出了后半句,“恶魔开始强攻了。”

    “……该死的!”Rawn的怒火陡然爬升,加快龙翼的扇动,所有龙的速度都随之提升。

    ……

    所有的士兵都上了战场与恶魔们对抗,每个拿非利人都对上了一个恶魔领主,身为天使,Kreisler充分发挥了强大的能力,缠住了三个恶魔,Berne、逝魔领主Blake和影魔领主Boody。强者们的战斗都不约而同地选择发生在高空,避免波及下面的大部队。

    大多数都是老对手,例如星光骑士Berke和魅魔领主Virginia、有“冰雪神迹”之称的召唤师Ayla和幻魔领主Cleaveland。双方一时间形成了一个看起来平衡的局面,但是谁的心里都清楚,这种局面不可能长久,一旦有一点平衡被打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

    Kreisler咬紧牙关硬撑着应付这三个恶魔,逝魔领主虽然速度不慢,但因为他巨大的身体,速度终究还是受到了影响。本来Kreisler对付他没有什么问题,可却因为被Boody用影化缠住身体而放慢了许多速度。

    Kreisler随手挡下一记紫色的魔法球,却猝不及防被Blake手臂一挥打飞,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Kreisler看着化为本体缠在自己身上的Boody,眼中厉光一闪,海蓝色的眼瞳变成灿金色,天使羽翼上燃起银白色火焰,Boody一声惨叫,本体脱离了Kreisler的身躯,失控地向下方坠落而去。

    “Blake,去接住他,加入战场。”Berne眯起眼睛,向逝魔领主下达了命令。

    Kreisler倒是不怎么担心,因为龙骑士Dior的那头冰龙Iven完全可以挡住一个恶魔领主,而现在他还只是在Dior的身边做魔法支持呢。

    “终于就剩我们了。”Kreisler看向对面的Berne,沉声说。

    Berne一挥手中的魔杖,说:“真是可惜,伊利亚刚培养出一个天使,却马上就要陨落了。”

    Kreisler嗤笑一声,毫不客气地回击:“你哪里来的自信做到这个?就算我还没完全恢复,那也是上古物种的能力。”

    “没有那条龙,对我来说,你什么都不是。”Berne怒吼一声,背后浮出一个巨大的圆形魔法阵,魔法阵向前经过他的身体,Kreisler惊愕地发现,Berne的后背长出了六片黑色羽翼,他的眼瞳也由象征高级恶魔的紫色变为了纯粹的墨黑,头顶上一顶黑色的王冠现出。

    “这是……”Kreisler惊愕地感受着这股波动,“堕天使?”

    堕天使,上古战争前存在的物种,他们的数量极少,他们信奉绝望,从鲜血与恐惧中诞生,最低级的堕天使能力都相当于一个高级天使。但他们在上古战争之后就灭亡了,正如天使族群及很多其它种族一样。无人知道上古战争是怎么发生的又是怎么结束的,所有记载它们的文献都被毁掉,极少数幸存的也被密封,永无天日。

    “哈哈哈哈哈。”Berne狂笑起来,“不只是堕天使,这是上古战争时,路西法大人陨落之后所留的遗物,他的大部分精华力量都融入了这个冠冕,天使又如何,在路西法的力量面前,一切都将陨落!”

    “你以为拥有他的力量你就是他了?”Kreisler不屑地回击,右手上出现一面一米高的盾牌,散发着七彩光晕,左手延伸出一道液体般的金色光芒,最终塑形成瓦雷利亚之剑。Kreisler扇动背后的金色羽翼,飞速向Berne冲去。

    Berne右手拿起权杖,嘴里念叨着什么,左手张开,一个球形的紫色气泡包裹住他的身体,挡下了Kreisler的斩击和紧随其后的三道白色雷电。

    同时,伴随着Berne的低语,魔杖散发出强烈的紫黑色光芒,围绕着两人开启了六道空间裂缝,钻出了六个骑着骨龙的堕天使,刚一出现,便向Kreisler发起了进攻,Kreisler只能迅速闪避开,连接近Berne都做不到。

    Berne哈哈大笑着,挥动魔杖向他发出一个又一个紫色魔法球,每个球里都蕴含着一道黑色的雷电,Kreisler能清楚地感觉到,Berne这些看似随手发出的魔法球,每一个却都有着接近禁咒的力量。

    “让你看看什么才是路西法的力量!Rawn那个蠢货从未伤害过你吧?我就为你叫来了地狱的守卫,好好招待你!”

    这就是路西法的力量吗?怪不得能在上古战争中让所有天使都殉葬。Kreisler暗暗心惊,同时使用魔力激发盾牌,盾牌轰出一道带有金芒的七彩光束,直接粉碎了一头向他冲来的骨龙,在上面的堕天使也没能幸免,半边身子直接被蒸发,化为黑影消失。

    Berne眯起眼睛,叫回五头骨龙,看着Kreisler被剩下的五个堕天使包围,继续向他发起言语攻击,想要扰乱Kreisler:“不过真是奇怪,Rawn怎么和你决裂了呢?身为一个愚蠢的爱上天使猎人的恶魔?啊,等等,我猜到原因了。他告诉你了吧?事情的真相。”

    “Rawn在成为高级恶魔之前,也是那次大屠杀的参与者,他甚至还分食了那个Rambo的血肉!”最后一句话Berne特地用魔力将声音广播了出去,传遍了整个战场,所有拿非利人都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这句话。

    “闭嘴!”Kreisler饶是有再好的心性,这次也终于忍不住了,高举瓦雷利亚之剑,背后四片羽翼大张,灿金色的眼瞳重新化为海蓝色,银白色的头发却变为了灿金色,右手盾牌爆出一圈白色光晕,短暂的晕眩了周围的五个堕天使,然后Kreisler高速旋转起来,像是一股金色的旋风,席卷了堕天使们的身体。

    那圈白色光晕和之前的七彩光束都是盾牌自带的几个魔法之一,无视一定防御粉碎对手的光束能量直接由盾牌提供,冷却时间为两天,在这之后盾牌的防御能力将下降一些。那圈白色光晕则是晕眩对手两秒,绝对成立作用在范围半径二十米内的魔法,冷却时间为12小时。

    Berne想了一下,抽走旁边五头骨龙的精神之火,魔杖继续挥动,一道无形的精神波动冲入旋风,冲入刚刚粉碎了堕天使们的Kreisler脑海中,将他带入了一个幻境。

    看着远处闭上眼睛悬浮在空中的Kreisler,Berne不屑地嗤笑一声,低声开始吟唱另一个魔法,从冗涩的语调就能听出,这是个需要准备很久的古魔法,威力必定是巨大的,但Berne毫不担心。一方面他对这个幻境有信心,虽然幻境一日等于外界五分钟,但它绝对能困住Kreisler很长时间。另一方面,他也可以再负担路西法的能量一天毫无问题。

    Kreisler睁开眼睛,面前已不再是湛蓝的天空,不远处也没有拥有路西法力量的Berne,只是冰天雪地的大地,和无数残破的身体。Kreisler很清楚这是哪,圣城与巨人领域的交界之一,也是冰霜巨人的居住地边缘——冰霜山谷。
半年前的大屠杀,是所有拿非利人的噩梦,也是圣城伊利亚的噩梦。Kreisler一直认为,自己应该对此事负有相当大的责任。

    在那之前一年,他刚刚成为神圣骑士长,凭借自己强大的能力,经过多年努力,终于接任了这个职位,可想而知他的喜悦。他仍记得那天,自己冲进Rambo的房间,叫醒了趴在书桌上熟睡的Rambo,不顾他还没清醒先给了他一个吻,直到Rambo快缺氧时才愿放开他。

    “Rambo!我终于接任成为神圣骑士长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对你指指点点了!谁再敢,我就叫神圣骑士团灭了他!”

    Rambo有些好笑地看着面前兴奋的如同一个孩子般的Kreisler,拍拍他身上因为试炼而有的尘土,笑着回应:“刚接任你就敢这样干,你就不怕职务被撤啊?”

    “不怕。”Kreisler深情地看着Rambo,伸出手触摸着Rambo脸上纵横交错的疤痕,低下头再次吻住他,把他轻轻地压倒在桌上,“我想拿到这个职务,本来就是为了你,我不想你再被别人指指点点,我想保护你,变得更强,我才能更好保护你。”

    Rambo并不知道是谁的孩子,从小几乎是流浪长大,有一次饿极了去偷面包吃,结果却被恶意的人抓住毒打折磨,被当做童工干重活,十年之后,他和那些童工一起被解救出来的时候,人们发现他已经面容尽毁,脸上的疤痕纵横交错,根本不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

    Kreisler当年是AH学院的学生之一,是学生会会长,也是裁决者。AH学院,是圣城最大也是唯一的学院,内部有多个分系,以学分制为毕业标准。维护平安,行使司法,是AH学院的准则。裁决者,便是所有分系里面最出色的前三学生组成的队伍,他们不管有没有修完学分,都已经签订了归属于学院的契约,时间以三年为一期。他们的实战课程,并不是像其他学生一样的野外实战,而是像击杀恶魔一样的危险行动。

    Kreisler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第一次遇见Rambo的。当他看到那群童工中容貌尽毁躲在角落的Rambo时,他就不可抑制的关注起这个连容貌都不清楚的拿非利人。

——————————————————————————TBC——————————————————————————

    私设指的是西方龙族私设与天使能力私设。西方龙族在这里不管是颜色龙还是金属龙都是一边的正面,只有少数如影龙那样的龙才是负面龙族。天使能力就是有一点私设,不是很多,也没有很多描写可能就几行吧。介意的小伙伴我……………………(ノ_ _)ノ

    下章是大篇幅Kreisler和Rambo过往的描写,可能是整章也可能只是大部分,有介意的…………避个雷?

    祝元旦快乐!!新的一年2018会更幸福哟(^o^)o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