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ytq

人生真是艰难_(:з」∠)_

【原创 | 同性】Dragon Lives Forever

Tips:1、西方魔幻原创半架空AU,有私设,如果觉得人物剧情简单还请轻拍orz
         2、有存稿不会坑的,当然没有也不会的∠※前文……不会放链接,麻烦戳头像吧嗷
        3、周更,每周日一定更
——————————————————————我就是不严谨的分割线——————————————————————————
15

    巫镇说是一个镇,其实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真正而言,它的人口虽然较矮人比起来是相对少的,但它的人口仍然相近于圣城伊利亚的数量,更何况加上巫师大多喜欢独居,它的占地面积也相当大。

    “所以……”Kreisler站在巫镇一家旅馆房间里,站在门前抱臂对着想从房间里出去的Rawn说,“……你又要把我丢在旅馆里,自己有事找巫师去?还是不能告诉我吗?”

    看着Rawn一脸为难地表情,Kreisler转身想打开房门:“那好吧,那你去吧,我去街上逛逛。”

    话还没说完,Kreisler就被Rawn一把抓住,看着Rawn脸上仿佛大型犬类委屈的表情,Kreisler心软了一些,抬手敲了一下Rawn的额头:“我不会出事的,放心吧,除非恶魔们真的不想活了。”

    Kreisler到现在还记得Rawn那天终于起床之后,叫Kreisler再等他五天,Kreisler满脸疑惑地询问,只听到Rawn一句淡淡的“灭族。”吓得Kreisler赶紧用有伤天和、维持种族平衡、怕引起圣战、怕他受伤等各种理由才终于拦住Rawn。

    Rawn一脸纠结的表情,他不敢放手可是又不能带Kreisler一起,Rawn一拍脑袋,取出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然后递给Kreisler。Kreisler刚一伸手接过,这个东西就顺着手腕窜到了右臂上,成为了一个纹身。

    “这是……”Kreisler试着催动魔力去感受,却差点失态,“神器级的盾?”

    Kreisler震惊地抬头望向Rawn,Rawn赶忙解释:“是我找矮人们买的,释放后有一米高,平常可以缩小成为一个纹身,还有几个魔法附加,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你自己感受看看吧。”

    “Rawn……”Kreisler不知道该说什么,Rawn见状一脸坏笑凑过来,“感动了?那能不能再给个吻?”

    “一边去。”想起那个吻Kreisler又有点窘迫,自己当时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就亲下去了,更要命的是Rawn醒来之后居然还记得,自己到底为什么会亲下去呢?是因为Rawn当时如同小动物一样睁着一双泛着水雾迷茫的大眼睛看着自……不对,赶紧打住,Kreisler摇摇头,故作严肃地说:“可我已经有一面你给的盾了,记得吗,那个美杜莎之盾。”

    Rawn无所谓地摊开手说:“那个的能力还是有点低,神器级的盾当然更好。而且那面盾我给你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可以石化,否则我才不会给你这么低级的东西呢。”

    其实不是很低级。Kreisler默默地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我为什么要跟一条敛财的龙说这些,他的宝贝大概都能把我淹了。

    最终Rawn还是得出门去,一步三回头地叮嘱,让Kreisler既好笑又觉得无奈,差点把他踹下楼梯。

    都差最后一步的准备了。两个人怀着不同的目的却是同样的想法出门。

    Kreisler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色卫衣,穿着一条淡蓝色的短裤。看看那么大的太阳在外面高挂着,然后决定把本来要不带的帽子戴上了。

    说起来这套衣服还是Rawn的,Kreisler什么都没带,战斗过后两人衣服都不能穿了,Rawn就继续穿了之前Kreisler不愿穿的黑色西装,而Kreisler换上了Rawn备用的衣服。所幸两人身材相差无几,穿起来也不是很费劲。

    那边Kreisler刚出去,这边Rawn并没有去拜访神宴上的那位开创者Andi,而是走到了离旅馆五个街区远的一家魔法材料店,敲开门,一个身着灰色长法袍的绿眸银发老者出现在门后,看到Rawn便笑了起来:“Rawn,决定好了开始来制作吗?”

    “是的。”Rawn在老者的带领下向店的深处走去,“我在神宴上听说您是最好的死灵法师,所以托巫师请您帮忙制作魂塔,事成之后您想要什么报酬都可以。”

    “呵呵呵……”老死灵法师笑了起来,“孩子,你要知道,魂塔不是什么好制作的东西,我听说过你,还有你在神宴上的表现了。我不缺什么东西,只好奇你身为一条骨龙为本体的恶魔,却能使用神圣魔法?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一点细节都不漏,否则我不会帮你驱动魂塔。”

    “没关系。”Rawn露出笑容,“反正无论怎样,因为要在现场驱动魂塔,您怎么样都会知道真相的。”

    老死灵法师挑眉看着Rawn:“嗯?我怎么觉得这个条件好像开小了?”

    Rawn摇摇头,向死灵法师伸出手:“一点都不小,这也算个无法复制的秘密。那么,正式介绍一下,我叫Rawn,您是……?”

    “Carl。”

    Kreisler回到旅店房间,四处看了看有什么地方可以放,最终还是放弃一般就简单地掏出礼物放到床头旁的木柜上。

    从外貌上看那是一个简单的木制八音盒,散发着淡淡的金光,上面镶嵌着各色宝石。

    这个礼物会不会有点简陋了?这已经是我全部财力能买到的魔法宝石了,他上次给我手工做了胸针,所以我本来想也手工做个回礼的,会不会搞砸了……Kreisler挠挠头,烦躁地在房间里转来转去。

    他会不会嫌弃啊……

    最终Kreisler一头栽倒在床上,用枕头试图把自己埋起来。就在他尝试的时候,旅馆房间的门响起,Kreisler立即从床上弹了起来,快速整理一下仪表,僵硬的站在床边,看着开门进来的Rawn。

    “嗯?怎么这么紧张地站着?”Rawn一抬头看着Kreisler这样站着不禁露出一个有些浅淡的笑容,可惜处于紧张的Kreisler并没有察觉出不对,有些局促的说:“我……那个……你上次给我手工做的胸针,所以……我也想给你一个回礼。”

    Kreisler拿起木柜上的八音盒递给Rawn,眼睛看着别处就是不敢看Rawn。

    Rawn有些惊讶的接过八音盒,手指轻轻摩挲着边缘,低着头凝视着八音盒:“谢谢,这个礼物……很精致,我很喜欢。”

    Kreisler有些挫败地低声说:“所以果然还是太烂了……”

    “不。”Rawn立即出声否定,“我只是,没想过你会给我礼物,对于我……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这个礼物的意义都很重大。而且,你不管做成什么样,在我眼里都是最美的。”

    听到这些话,Kreisler才终于把目光聚焦到了Rawn的身上,和他四目相对,Kreisler才惊讶地发现Rawn的眼底有水光,不禁有点惊讶地出声:“就算是这样,你也不用,这样惊讶吧?这是……哇你这是要哭吗?”

    “才没有。”Rawn轻笑着撇开视线,强迫自己看向别的地方。在他准备摊牌的今天Kreisler给了这样一个礼物,根本不会知道这对Rawn有什么意义。

    即使再也无法得到他的原谅,再也无法见到他。我也有……能够不止于回忆,而是可以触碰的东西了。

    Rawn沉默了几秒,手上银光一闪,收起了八音盒。他在Kreisler探究的目光中转回头,看着他微笑说:“其实我最想要的……嘛,我可以得到一个吻吗?”

    “什唔……”Kreisler睁大眼睛,刚想反对就被Rawn侧头吻住而中断了话语。Kreisler感觉到Rawn吻得急躁又没有章法,虽然心里疑惑,但他这个时候也终于察觉出Rawn的情绪不对。Kreisler没有选择推开Rawn,而是强势回吻回去,轻轻地把Rawn压在墙上,张开嘴用舌头轻易撬开Rawn的嘴唇,引导他慢慢结束这一个悠长的吻。

    “想吻我的时候都不知道要张嘴吗?还是说我太差让你并不想张嘴?”两人分开的时候,Kreisler有些好笑地看着低头落泪的Rawn,伸手将Rawn紧紧抱住,“你真是大胆了都敢这么做了,但是今天就放过你了……Rawn,发生什么事了,告诉我,我可以帮你解决。”

    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Kreisler想到Rawn那股可怕的力量有点心虚,但仍然坚定地抱紧Rawn,可他惊讶地发现Rawn并没有试图抱紧他,而只是简单地把手放到他背上,都不能说是一个拥抱。

    “……Rawn?”“Kreisler。”

    Kreisler刚想说什么,就被Rawn打断了,还有浓重鼻音的声音响起在Kreisler耳边:“我在巫镇的事情办完了,这趟旅途……快要走到终点了,在那之前还有最后一站,是龙谷。在去那之前,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说。”

    走到……终点了吗?Kreisler现在才意识到,他到底有多不想和Rawn分开。所以,我最终还是被这个恶魔捕获了不是吗?Kreisler苦笑一下,轻拍Rawn的后背,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之前,跟你说过。作为一个高级恶魔,我还没有作过恶就遇到你了。但是……你知道的,无论是什么恶魔,都是从低级或中级一点点升到高级,然后作为高级重生的……”

    “我……你也知道我的力量有多强大,所以可能在拿到力量的时候,出了点意外……我失去了一部分记忆,我不记得自己以前都做过什么我甚至连名字都忘记了……但是有几件事我是记得的……”

    Rawn松开Kreisler,看着Kreisler的眼里满是痛苦绝望,还包含着难以察觉的爱:“我记得我是个恶魔,我记得我深爱着你,我还记得……在那个人,Rambo,死的那天,我……在现场。”

    “你说什么?”Kreisler的瞳孔不可抑制的缩小,一时间他不知该做如何反应,强烈的愤怒和痛苦在心中交杂升起。

    我为什么……爱上的是……为什么……偏偏要是你……

    “你是说……”Kreisler深呼吸了几口,死死地盯着Rawn,吐出冰冷的话语,“……你是说,Rambo死的那天,你在现场。我永远都记得那天,那天所有的恶魔都参与了屠杀,你是说,你在现场?”

    告诉我你记错了,现在就说。然后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说你记错了……

    如果说现在Kreisler还能勉强冷静,Rawn接下来的话语就彻底击溃了他:“不只是那样。我说了,Rambo死的时候,我在现场,意思是……”

    “……你是参与分食Rambo血肉的恶魔之一。”Kreisler接下了Rawn没能说出的话语,身体无法抑制的颤抖起来,后退了几步看着Rawn,目光变得危险而又陌生,如同一个拿非利人见到陌生的恶魔会进入的战斗模式一般。Rawn看着面前变成这样的Kreisler,感觉自己快要心痛到无法呼吸了,但却仍然坚持站立,准备迎接Kreisler的怒火。

    Rawn看到Kreisler的右手发出强烈的金光,他的眼神变得冷漠,Rawn就知道一切都完了。Rawn脱力般的后退几步靠在墙上,闭上眼睛收回了体表防御。

    寂静的小空间里,只有神圣魔力不断聚集的声音和Rawn一句低喃般的“对不起”消散在空气里。

————————————————————————TBC————————————————————————————————

    私设指的是西方龙族私设,在这里不管是金属龙还是颜色龙都是一边的正面龙族,只有像影龙和毒龙那样的少数龙族才是负面的,如果有不接受的那我也_(:3 」∠)_ -••*'``*:.。. .。.:*•゜゜•*☆

    要考试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