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ytq

人生真是艰难_(:з」∠)_

【原创 | 同性】Dragon Lives Forever

Tips:1、西方魔幻原创半架空AU,有私设,如果觉得人物剧情简单还请轻拍orz
        2、有存稿不会坑的,当然没有也不会的~不会放链接∠※前文麻烦戳头像吧
        3、周更,更文时间每周日一定更
————————————————————————我就是不严谨的分割线————————————————————————
14

    “你就不能穿上盔甲……去逛街……这样还能,少点伤痕……呃……”Rawn握着剑,缓慢地往前走,剑刃一寸寸地穿过他的右胸,刺痛让他不得不停下来歇口气,“我真不应该……放你自己一个人……”

    “我……等你清醒……不知道你会不会,记得这句……Kreisler,我爱你……”

    “从我诞生的那刻……即使是残缺不全的我……也,我也,仍然被你吸引,就像以前的,每一次……呃……”

    “Kreisler……我……唔……希望这方法有用……我快疼疯了……”

    “爱上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完了……但能怎么办呢……你是,Kreisler啊……”

    话是那样说,但是Rawn的眼神没有半分改变,他只是坚定地一步步向Kreisler走过去,事实证明,这的确有用,当Rawn的手攥住了荣耀之剑的龙头护手时,整柄剑都染满了他的血液。

    看着Kreisler眼里的粉红色一点点消失不见,海蓝色的眼睛逐渐清醒时,Rawn知道自己赌对了:“嘿,我不得不说,你那么漂亮的……海蓝色眼睛里,闪个粉红色,实在太难看了。”

    “Rawn……!”Kreisler的眼里出现巨大的惊恐,急忙抽出剑,施展了几个小神圣魔法阻止Rawn的血液继续流失,伸手跪地接住倒下的Rawn。

    Rawn拍拍Kreisler的手臂,想让他安心:“别担心……我可是龙啊,让我稍微休息一会儿就行……”愈合能力也变弱了,看来是因为龙心的问题。Rawn这么想着闭上眼睛,胸前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还原。

    “你这个疯子……”Kreisler看着闭上眼睛开始自我疗愈的Rawn,手臂微微颤抖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记得一切,他记得自己在快进旅馆房间时被恶魔抓住,他记得自己是怎么被恶魔折磨催眠,他也记得Rawn那很轻的充满泪水的吻,也记得Rawn握着剑刃不惜痛苦向他前进。

    他记得所有的一切,却一个回答都给不出来。

    Kreisler背着Rawn回到旅馆房间,当他把Rawn放下的时候,他才意识到Rawn流下的汗水已经浸透了自己的背后。
这样不行。Kreisler看着因痛苦蜷缩成一团的Rawn,想要去前台要盆水和块毛巾,想要给Rawn擦擦。却在转身那个时候被Rawn拽住了衣角。

    “你去……哪……”Rawn颤抖着蜷缩着,不是很清醒但力气仍然很大。

    “我得去拿块毛巾给你,你这样下去不行。”Kreisler看着Rawn不断流下的汗水,真心心累地觉得自己就是在哄小孩,“Rawn,你得先放手,Rawn。”

    “……不……”Rawn仍然不肯放手,Kreisler有些不耐烦地拍开他的手,“别闹,Rawn,我马上就回来。”

    Kreisler刚往前走了两步,就感到身后有股炙热的气息迅速靠近,他刚来得及回身看清是Rawn,就被Rawn抓住狠狠地撞到了墙上,Kreisler忍不住闷哼一声,就听见了Rawn愤怒的吼声:“我再也不许……你抛下我!”

    Kreisler震惊地看着Rawn发红的眼眶,从遇到他开始,他在Kreisler心里一直都是一个温柔的印象,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失控过,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Rawn的不对劲:“Rawn,你在……发烧?我从不知道你也生病。Rawn放开我,你失控了。”

    “我不放!我不会放开你的!”Rawn低吼着,他握住Kreisler的手上冒出带着金芒的紫色龙炎,Kreisler清楚地感觉到了皮肤被一寸寸炙烤的感觉,海蓝色的双眸中绽出金光,Kreisler不得不强行掰开Rawn的双手,趁着他彻底失控之前把他扔回了床上,然后坐在床边分开双手压住还想挣扎着起来的Rawn。

    Kreisler低下头,凑近Rawn茫然的脸,喘着粗气尽量冷静地说:“Rawn,嘿,看着我,我哪也不去了好吗?我不会抛下你的,我保证。”

    雷普利天使在上,他的龙炎威力真的很大,只是简单的炙烤都差点烧毁皮肤。Kreisler看看胳膊两侧龙炎炙烤后的痕迹,Rawn顺着他的目光变化也看到了Kreisler的胳臂,有些慌张地说:“抱歉,我,对不起……”

    Kreisler苦笑了一声,摇摇头说:“没关系,那不算什么,比起你给我做过的。”确定Rawn不会再乱动后,kreisler伸手擦干净金棕色额发下的汗水,轻轻地给了他一个晚安吻,“睡个好觉,休息一下,晚安。”

    “晚安。”Rawn喃喃低语,彻底合上了眼睛。Kreisler给Rawn擦掉流下的汗水,足足用了半小时来确定Rawn睡着了,才敢下到前台去要了一盆水和一块毛巾。

    前台看到他的手臂本来还想提供给他烧伤膏,却被Kreisler拒绝了。Kreisler端着水盆回到房间,把Rawn往床铺里面挪了一点,打湿毛巾,坐在床边上开始给他清理。

    至于那个烧伤……留着吧,反正过几天自己就痊愈了。Kreisler无所谓地想着。更重要的事是先把烧给他退了。

    不过让Kreisler意外的是,Rawn这一睡,就睡了一天一夜。Rawn是在半夜醒来的,几声短暂的呻吟之后,Rawn意识到Kreisler正跪在床边压着他的右臂睡得正熟。

    “呃……”Rawn小心翼翼地起身,想把Kreisler叫醒,让他到床上睡,刚伸出手,Rawn就看到了Kreisler双臂上的烧伤痕迹,不由得懊恼地低声呻吟了一声。他尽力小心抽出手臂,下床抱起Kreisler,把他放到床上盖好被子。

    我都干了什么啊……Rawn轻轻摩挲着Kreisler手臂上的烧伤,同时认真思考自己回床上另一边睡第二天早上起来被Kreisler打一顿的可能性。唔……Rawn瞄向另一头的另一张床,无所谓地摊开手。

    管他的,要打我也是明天早上起来的事,先去睡觉。

    “唔……”Kreisler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睛,下一秒他就黑了脸,连续深呼吸几口才制止了自己把正紧紧抱着自己的某件人形物体打下床的冲动。

    “……你醒了……”Rawn感受到Kreisler的深呼吸,立马拒绝睁开双眼面对现实。哦我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需要睡眠。Rawn把脸埋进Kreisler的颈窝企图逃避阳光。

    “你能否给我解释一下,既然你醒了,而且还有能力把我抱上床睡觉,那你为什么没有能力给我滚到另外一张床上去睡。”Kreisler尽力忽视Rawn毛绒绒的脑袋所带来的异样触感,而是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有威慑力一些。

    “呃……我是个病号?这个理由可以吗?”Rawn把自己埋得更深了一些,“事实上,我把你抱上床之后差点跪在地上,我觉得我没力气挪那么远了。”

    好的,这招起效了。Rawn成功的听到Kreisler不再言语。希望他再多沉默会儿,这样我就能多抱会儿了。

    “……再埋深点你就要闷死在被子里了。”Kreisler明知道Rawn在撒谎,但是也没法说出拆穿他的话,只好轻轻地拽着Rawn的头发试图让他松开自己。

    然而Rawn只是把Kreisler抱的更紧了点:“再让我睡会儿吧,好困……我可是条龙呢,等我觉得要被闷死的时候会吐团火把床铺烧干净的。”

    Kreisler轻笑一声,说:“你就不担心烧了我?我也在床铺上啊。”话刚说完,Kreisler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果然他感受到Rawn僵了一下,紧接着抬起头坐起身来。

    Kreisler保持躺着的姿势没有动,看着Rawn坐起来,吞吞吐吐的想说什么,Kreisler叹口气,探身起来伸出右手把Rawn重新压回了床上。

    “K、Kreisler?”Rawn满脸通红,僵硬着身子不敢动,“我知道你要说什么。”Kreisler低沉的声音在Rawn身侧响起来。

    “抱歉我失控了,对不起,blahblah……”Kreisler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不,我不需要那个,真要说起来我才是更多次需要道歉的那个不是吗。”

    “Rawn,我……算了,你知道吗?你说得对,再睡会儿吧,我也很困。”Rawn侧头看着闭着眼睛的Kreisler,发现他的眼睫毛在不断的颤抖,耳朵尖也悄然爬上了一抹绯红。

    能接受到这个程度对他而言已经很不容易了。Rawn想起他失控时Kreisler给的晚安吻,大着胆子侧头吻了一下Kreisler的颈侧,惹得Kreisler一缩脖子,不满地睁眼看着他,Rawn倒是毫不惧怕,微笑着说:“没什么,继续睡吧,过会儿再起。”

    kreisler无奈的摇摇头,又闭上眼。Rawn同样闭上眼,但他没有睡着,只想多感受一会儿这样被Kreisler抱着的感觉。

    不知道我能这样多久……巫镇很可能就是我们最后一起的目的地了……

    Rawn漫无边际地想着,突然Kreisler的声音响起,吓得他差点从床上弹起来。

    “我不知道你睡着没有……好吧我还是得说,整整半年,遇见你之后我没有做任何噩梦,睡熟的晚上。我猜……那应该是因为你……在旁边……”

    最后三个字声音小的几不可闻,Rawn没有再试图转过去看Kreisler,一滴泪伴随着苦涩和甜蜜交织的心情,从眼角滑下,落入阳光照耀的金色发尾里。

——————————————————————————————TBC——————————————————————————

    私设指的是西方龙族私设,被我改成不管是颜色龙还是金属龙都是正面龙族,只有影龙和双头毒龙那样的龙才是负面龙族,如果有介意的小伙伴那我也_(:3 」∠)_ -••*'``*:.。. .。.:*•゜゜•*☆
   
    文中那句“雷普利天使在上”大致意思等同于现在会说的“Oh my God”大概是那样子,另外关于Rawn为什么没有失血过多死亡的原因,并不是个bug嗷,因为本身是龙拥有超强自愈能力和多血量,所以其实出的血不是很多嗯……

    推荐看这篇文的小天使们一个B站av905524,猫和老鼠交响乐现场,麻烦一定要从头看到尾!!!打击乐组和指挥能让人笑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