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ytq

人生真是艰难_(:з」∠)_

【原创 | 同性】Dragon Lives Forever

Tips:1、西方魔幻原创半架空AU,有私设,如果觉得人物剧情简单还请轻拍orz
        2、有存稿不会坑啦,当然没有也不会的∠※前文……不会弄链接,麻烦戳头像吧( ͡° ͜ʖ ͡°)✧
        3、周更,更文时间是每周日一定更。
——————————————————————我就是不严谨的分割线——————————————————————————
13

    几个小时后,一道浓郁的七彩光束从矮人宫殿中冲出,直上云霄,所有的矮人看到这个都不由得欢呼起来,这样熟悉的波动,意味着宫殿里的学者又成功打造出了一件神器,这是神器出世的波动,过不了多久,各方都会派使者来到这里,打听是什么神器,这里又将变得热闹起来,大量的金钱会叮叮当当的响起来。

    庞大的能量也惊醒了熟睡的Rawn,他醒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被解开束缚挪到了一张沙发上,大长老抹抹头上的汗水,左手拿着一柄巨大的战锤,右手擎着一面一米高的巨大的盾,向Rawn走过来说:“Titan那家伙的武器,我们复原了,你找时间交给他就好,盾必须打造成这么大,否则无法支持起龙鳞的能量。如我们料想中一样,盾成为了神器,我们让它平常可以缩小成为一个纹身藏匿在持有者的手臂上,为了不浪费能量,我们还加了几个魔法,等着让那小子自己尝试吧。”

    “谢谢您。”Rawn惊喜地收起两件武器,然后有些迟疑地问,“那我的戒指……在……?”

    “在我这里我这里!”六长老跑过来,粉色的帽子一晃一晃的,Rawn很担心它会掉下来。

    “给你。”六长老伸出手,手心是一枚同样散发着七彩光晕的戒指,晶莹剔透的紫色戒身,银色的戒托上托着一朵怒放的蓝色玫瑰花,花心好像有些什么东西在流动。

    “我觉得如果只是简单地将龙心镶嵌上去就太浪费它了,希望你不会介意我的玫瑰设计。龙心的能量很强,再加上优质的魔力传导材料,你知道紫水晶心和钢银心什么的……所以有些意外,它也成为了神器,我把它设置成了一个储存魔力能量的容器,关键时刻可以救点急,然后放了百花的香气在里面,就是那个流动的东西,稍微释放点魔力就能激发它,不会流失,没有上限。是我个人的收藏,百年前神宴拍的,祝你幸福哟。”

    Rawn珍重地接过戒指,对六长老说:“不,当然不介意,事实上,这比我想的要好太多了。谢谢您,真的,谢谢您。”

    大长老哈哈笑着拍拍Rawn的肩膀,说:“好了,带上东西赶紧滚吧。记得虚弱期应该在五六天内,可能会变得嗜睡,然后三天内不要使用任何魔力,否则龙心会有强烈的疼痛。那柄刻刀留下作为报酬就好,几个小时都过去了,那个拿非利人说不定要着急了。”

    “好的我知道了。不过只有那柄刻刀吗?”Rawn惊讶地看着大长老,“我这里还有很多珍贵的材料,我可以……”

    “孩子。”大长老拍拍他,“按理来说,三件神器我们是要收取很高的费用的。但现在我只需要你向我承诺两件事,第一件事,成功度过去。第二件事,追到那个拿非利人吧。”

    Rawn的眼睛里闪动着耀眼的光:“我会的,谢谢您。”

    简单地感谢道别后,Rawn张开骨翼飞离了宫殿。走在街道上,Rawn激活了通讯项链,想要连接Kreisler,为他几个小时的消失道歉,然后叫他出来去下一个目的地巫镇。但是当Rawn接通后,却被那边Kreisler沉重的呼吸吓了一跳。

    “……Kreisler?出什么事了?”Rawn停下脚步,却没有听到回应,只有Kreisler隐隐约约的几声“不”通过项链传出,然后Rawn就听到了不想听到的声音,“嗨,小帅哥,希望你还记得我的声音哟。”

    “……魅魔领主Virginia。”Rawn不自觉地抓紧项链,“该死的,你把Kreisler怎么了?他不应该……”

    “不应该打不过Virginia,是吗?”另外一个声音接过了话头,“事实上,神宴结束后我们在街道上采买东西,然后我的手下们就看到了你的小宠物居然一个人在街道上晃悠,哦路西法在上,你怎么敢让他一个人上街呢?”

    “影魔领主Boody。Kreisler如果伤了一处,任何一处,我就屠了你们的种族。”Rawn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话,他此时心里充满了后悔,早知道应该带他一起来的,“把他还给我,最后通牒。”

    “别这么凶嘛,话说回来几个小时都不见你找他,我还差点以为你不要他了所以他才那么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说话的是Virginia,“我们可没有伤他哟,只不过,这几个小时,倒是方便了我们对他进行一点点,小催眠。现在你来电话了,哦,我终于可以下达最后一道命令了。”

    Rawn别无他法,只能听着项链那头的Virginia向着Kreisler下达一道道命令。

    “项链那头那个叫Rawn的恶魔,不见到他之前,不要离开这个地方。”“项链那头那个叫Rawn的恶魔,不见到他之前,不要离开这个地方。”

    “你要让你手里这柄剑的剑刃,染满他的鲜血。”“我要……不……”

    Rawn听着Kreisler在那头最后的挣扎,眼眶悄悄地红了起来,然后一声清脆的“啪”声让他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Kreisler因为反抗而被打了这个念头在他脑海里不断盘旋。

    那是他舍不得动一分一毫的人,那是他爱到恨不得将自己的骨血都献上的人,现在却因为自己的疏忽落入恶魔手里,几个小时任他们催眠折磨。

    “我说什么就是什么!”Virginia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来,开始实施最后的催眠,“让你手里这柄剑的剑刃,染满Rawn的鲜血!”

    长久的沉默过后,Rawn绝对确信自己又听到了几声殴打的声音。Kreisler没有生机的声音响起:“让我手里这柄剑的剑刃,染满Rawn的鲜血。”

    “不惜任何代价,哪怕燃起生命之火。”“不惜……任何代价,哪怕燃起,生命之火。”

    Rawn闭上眼睛,巨大的痛苦在他脑海里掀起风暴,一滴眼泪悄无声息地滑落,他仰头呼出一口气,向着项链那头问:“Virginia,Kreisler在哪?”

    矮人国外部的荆棘沼泽,Rawn收起骨翼降落在中心区域。周围明显的战斗痕迹和被清扫了一片的荆棘……Rawn一眼就看到了面无表情拿着剑站在那里的Kreisler,看着Kreisler身上触目惊心的伤痕,Rawn的呼吸都颤抖起来。

    Rawn走近Kreisler,伸手抚上Kreisler沾着血污的脸,低声呼唤他,想唤起一点残留的神智:“Kreisler,Kreisler抬头看看我,说句话啊……”

    看着毫无反应如同傀儡的Kreisler,Rawn终于忍不住拥紧他,泪水滑落,Rawn抹去Kreisler脸上残留的血污,侧头轻吻上Kreisler的嘴唇,喃喃低语响起:“原谅我。”

    Rawn放开Kreisler,后退几步,平复一下心情后再次开口:“Kreisler,我是Rawn。”

    “……Rawn?”就像是被启动的傀儡一样,Kreisler终于有所反应,抬起了头,歪头看向面前站着的恶魔。

    “是,是我。Kreisler。”Rawn惨淡的微笑着,果然,名字就是启动密码。他不出意外的看到Kreisler举起了手中的剑,“Rawn,任务,目标,除掉。”

    Kreisler海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某种诡异的粉红色,他举起那把神宴上拍卖所得的荣耀之剑向Rawn斜劈下去,Rawn伸手召来死神镰刀,挡下了这一击。剑尖发出白光,连续三道白色雷电从天空中向Rawn劈来,Rawn用死神镰刀挡开剑,激发魔力让镰刀发出白色的光,镰刀尖端劈向雷电,竟然诡异的将雷电全部吸收。

    没错,这也是Rawn当初决定买下死神镰刀的另外一个原因,这柄镰刀只自带一个技能,吞噬。针对一切神级及以下魔法技能起效,冷却12小时。

    Rawn一甩镰刀,三道雷电被吐出甩向远处,炸飞了一片荆棘。余光瞥到Kreisler拿剑刺向自己,Rawn张开左边两片骨翼,在地面上来了一下凌空翻转,避开了这一刺,然后拿死神镰刀挡住Kreisler的下一记劈砍。

    “Kreisler……”Rawn喃喃低语,死神镰刀发力,震开Kreisler的剑,然后扔下死神镰刀,伴随着一声剑刺入血肉的“噗嗤”声,Rawn牢牢地握着荣耀之剑,让它准确地刺入自己右胸。

    利刃割破手掌,鲜血混着右胸的伤口流出的血液一起流满了剑刃的前端。Kreisler想抽出剑刃却没能成功,但是接下来他就放弃了抽出剑刃,而是一脸困惑地看着Rawn将剑向自己的右胸递进,剑刃从背后突出,紫色的血液在空中飞扬。

————————————————————————TBC——————————————————————————————

    有私设指的是西方龙族私设,在这里把颜色龙和金属龙都改成正面属性的龙了,只有少数像影龙那样的龙才是负属龙,有敏感的小伙伴我也_(:3 」∠)_ -••*'``*:.。. .。.:*•゜゜•*☆

    最近才发现这个问题……严格意义上这应该是个半架空小说,有一部分还是依托于真实存在的环境物体,例如前文曾经有过的彼岸花,这就是现实存在的。不过除了花以外就我现在所写完的量来看应该是没有别的真实物体了,如果有以后还会说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