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ytq

【原创 | 同性】Dragon Lives Forever

Tips:1、西方魔幻架空AU,有私设,如果觉得人物剧情简单崩还请轻拍orz
        2、这篇篇幅有点长但是因为有存稿所以不会坑滴还请放心,前文麻烦戳头像吧不会弄链接
        3、周更时间是每周日一定更
——————————————————我就是不严谨的分割线——————————————————————————————

5

    Kreisler急匆匆的赶到那个所谓的“牢笼”时,刚好是中午十二点半整,坐在牢笼内无聊的Rwan一见到他来了,立刻兴奋的起身:“今天怎么来这么晚?”

    Kreisler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地抱怨:“你以为我跟你一样那么闲?开会拖得有点晚了。”

    “哦……”Rwan挠挠头,说,“你来的正好,等会儿圣城打算开始在我身上做实验了,你在我就能控制自己了。”

    Kreisler眼神微微一暗:“又是上次那个想肢解你的实验吗?”

    “嗯,随他们去吧,反正也拿不到已经被我吸收的龙心和带走放起来的龙蛋。”Rwan仍然是一副无所谓地态度,牢笼外的Kreisler无语地摇摇头:“也就你敢这么做了。”

    外面传言的其实都是对的,毕竟那么多种族看到,想编瞎话也不好编,圣城把Rwan关起来之后本来是不想履行诺言的,毕竟对一个恶魔没必要履行诺言,但Rwan只打了两个响指就改变了圣城的想法。

    哦,这倒不是说他进行了精神控制,而是说,他打了一个响指,那个牢笼就突然被完全融化了,第二个响指,它复原了,完全就是一副“老子是想被你们关起来所以才被关起来你们还是最好履行诺言否则会死得很惨”的态度,顺便还给牢笼外站着的所有目瞪口呆的拿非利人附赠了一个白眼,这些拿非利人都是圣城伊利亚的高层或重要的人,当然也包括Kreisler。而更可怕的是,这个牢笼还是伊利亚能拿出的最好的牢笼,据说是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超级武器。

    亏我还那么担心你。Kreisler翻了个白眼。天知道当他看到那头骨龙降落的时候,心跳有多么快,他几乎是疯了一般地朝庆典现场的方向跑过去。

    当Rwan说出他的条件是要Kreisler的时候,Kreisler故作镇定地向他做了个“笨蛋”的口型,而Rwan只回了六个字就将他全盘崩溃。

    “重现术”,Kreisler红了眼眶。

    “我爱你”,Kreisler不自觉的掉下眼泪。

    当圣城发现他们不得不实行诺言时,高层们都很是愧疚的跟Kreisler道歉,但Kreisler倒是毫不在意,事实上,他巴不得一天都在Rwan身边。

    之后,圣城清点损失时,发现密室里放的古龙蛋已不翼而飞,同样消失不见的还有半颗碎掉的龙心,伊利亚方面向Rwan询问时,得到的回答相当理直气壮:“龙蛋不被我拿了难道还被你们当早上煎蛋吃了?反正这东西放你们手里也没用,还不如给能孵出来的人,再说,那半颗龙心,当然是被我吃了,拜托那是个多么好的补品啊,骨龙也是龙好吗?不要搞种族歧视哎!”

    气得伊利亚方面第二天就开始了想要肢解他的实验,可惜人家骨龙并没当回事,动去吧,反正你们连体表防御都破不开。

    不过那并不代表Kreisler不担心,每次观看实验,他都害怕哪一次成功了。况且……

    Kreisler看着变回原型正在让工作人员努力“肢解”,时不时睁开眼看看他还在不在的Rwan,心里一直还有些隐约的担忧。

    他仍然不知道他是因为重现术所以决定继续假装,还是决定继续爱他。

    直到现在,伊利亚方面的信使拿给了他一封被拆封的火信,Kreisler看过之后,足足沉默了半晌,垂眉沉默了很久,一滴泪水滚落在信纸上。

    火信既已拆封,就说明高层已经看过了,现在给他,是叫他自己做决定。

    “……怎么了?”Kreisler抬眼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人形的Rwan站在离他五步远的地方,满脸担心但是又不敢上前。

    Kreisler一言不发,深吸口气,抬脚向他走过去。

    四步,Kreisler在想离去的Rambo。

    三步,Kreisler在想第一次见到Rwan时的场景。

    两步,Kreisler在想最近到底是为什么像个女人一样动不动就红眼眶掉眼泪。

    最后一步。

    啊。

    Kreisler走到Rwan面前,对着不知所措的Rwan张开双臂微笑:“不给我一个拥抱吗?”

    明白了吗?

    明白了。

    是因为Rwan吧。也只是因为那是Rwan。

    “哦,哦。”Rwan有点茫然担忧,但他什么都没问,而是给了Kreisler一个结实热烈的拥抱,仿佛想把他融入骨血一般用力。两人的身高都在一米八左右,所以也不是很费劲。

    “嘿,我说。”Kreisler有点沙哑的开口,“我很抱歉,我……做不到……”

    “别。”Rwan的声音听起来像受伤的小兽呜咽一样,“别说,我听说过半年前那件事了,我们见面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月,别这么快否定我,起码也让我在你身边待半年好不好……求你了……”

    强大如斯的恶魔,现在却在祈求天使给予温暖。

    “这会毁了你和我的。”

    “不。”Rwan很坚定,“最多只有我。”

    Kreisler沉默着,扭头埋入Rwan颈窝,发出一声沉闷的“好”。

    Rawn身上有一股薰衣草香气。Kerisler想。

    Rwan轻呼一口气,周围的医研人员不知何时早已停下听着他们的对话,此时都在欢呼,Kreisler轻拍Rwan后背,示意他放开自己,给了他那封火信,当Rwan读完之后,他才开口问:“所以说啊,你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呃……”Rwan想了想,决定干脆的直接给出答案,“和路西法差不多。”

    “什么?”面对Kreisler一脸“你他妈在开玩笑吧”的表情,Rwan只是耸耸肩,我也没想到会有那么大力量啊,怪我咯。

    “你是说……恶魔始祖路西法?!”

    “昂。”

    “……你能不这么理所当然吗?”

    “哦,昂。”

    Kreisler沉默了几秒,然后转身就走,幸好Rawn手速快一把拉住了他。“Kreisler帮我个忙吧。”

    Kreisler转身疑惑地看着他,等着Rawn说出下文。

    Rawn看着Kreisler海蓝色的眼睛,坚定的说:“如果我说我有办法和圣城将会感兴趣的东西……换取让圣城同意我离开……你眼睛好美……”

    Kreisler翻了个白眼,说:“有话说话,而且你离开是圣城能拦住的吗?”

    “啊,不是,我是说……”Rwan急忙改正,“你愿意和我一起离开吗?不是永远,只要你想,我随时送你回来。”

    “……去哪?”

    Rawn挠挠头,说:“就当旅行嘛,顺路处理点别的事,别误会,我不会做危害大陆生灵涂炭的事,我只是,想拿回我的力量。”

    “?”Kreisler看看火信,又看看Rwan,“信上说的这是你现在的力量,还是你全部的力量?”

    “……现在的……但是遗失的力量没有多少,更多的其实是我需要自己的武器,就跟你要你自己的天使之刃和你那把独特的欧西里斯之剑一样。”

    Kreisler安静的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对Rawn说:“去说吧,只要你能说服圣城,我们就走。”

    第二天中午,Kreisler看到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Rawn正站在牢前等他来,Rawn转过身,向Kreisler微笑着:“我拿到许可了,等你收拾好我们就走。”

    Kreisler看着Rawn,也不自觉露出笑容:“这身很帅,另外,你有钱吗?”

    “哇,你刚才在夸我吗?很帅吗?”Rawn四处张望想找镜子,Kreisler无奈地摇摇头,“我说,你有钱吗?”

    “呃?有啊,当然有了,我可是条龙诶,什么样的龙都会敛财,就是程度不一样而已。”旁边的工作人员给Rawn调了一个全身镜,让Rawn好看看自己什么样子。

    “噢,那我们现在走吧。”

    “?”Rawn听到这句话终于停止了照镜子整领带的动作,有点懵的看着他,“你不要整理什么吗?”

    “不用,你有钱,我还整理什么。”Kreisler走上前,三下五除二的给Rawn整好了领带,“话说打扮的这么正式,要去哪里?”

    “神宴。”看着给自己整理领带的Kreisler,Rawn温柔的微笑着,“我这还有一套黑色的西装和一套白色的,你要哪个?”

    “……唔,白色的,正好我是银发,另外,恶魔是黑色,天使猎人当然是白色。”Kreisler接过Rawn不知从哪摸出来的白色西装,“另外,神宴是什么?神的……宴会吗?”

    “哦不,它只是一个拍卖会。”Kreisler松了口气,“参加的的确有神,起码都是古老的存在或是力量足够强大再或者是在大陆上的地位尊崇。”

    “都有多强大?”Kreisler停下打领带,看向Rawn。

    “唔……按古老的门槛来算起码五千年以上岁数,按力量来算是直接拥有我这样量级及以上的力量,例如,密密尔神树,她应该也接到邀请了。按地位来算嘛,伊利亚的高层,失落之地的领主Brene,精灵王Vivian,这些都算。”

    Kreisler好像有点惊恐……Rawn一边想着,一边伸手给对面这个自己深爱的天使猎人理了理乱掉的头发,而Kreisler的确有点惊恐,甚至都没去计较Rawn的手,颤抖着问出一个问题:“那……谁举办的?”

    “这个……没有主办方,说是拍卖会,其实不如说是大陆上古老的家伙们每十年一次无聊的聚会,看看有没有什么互相之间想交换的东西,或是上次想交换的东西没来得及过了十年凑齐要求了可以换了。”Rawn耸耸肩,“神宴每次的请柬都不一样,也是因为都是轮换制作。当然因为十年有点短了,所以大多数都是变成了聊天茶会,秩序是靠遵守的。”

    “在这些人面前我的等级可太低了。”Kreisler感叹。

    Rawn从背后环抱住Kreisler,把头低下放在他肩上,给他别上一枚白色鸽子胸针,眼睛是用蓝宝石做的镶嵌上,其他部分则是纯白玉。“你有我呢。”

    Kreisler不自在的岔开话题:“嗯?给我别胸针干嘛?”

    “这是拿非利人的象征,是神宴的请柬,这次是这个。然后,我很抱歉,拍卖会我虽然因为可以带一个人而把你带去,但是到时你必须和你的高层领导坐一起,而不是和我坐一块。”Kreisler在镜子里看着Rawn愧疚的神色,没有说话,“但是我保证,你想买什么可以尽管买,我的财富绝对足够。”

    Kreisler笑笑,摸摸Rawn的头。

————————————————————TBC——————————————————————————————————————
    其实私设指的就是我把西方龙族的私设改啦一点,大部分设定都是好的龙族,不管是宝石龙还是金属龙色彩龙都是。今天更的晚了,开学的绝望啊orz…………
    这章总觉得写得有些崩了但又不知道怎么改……如果看的觉得不好那还是关掉吧 ̄  ̄)σ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