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ytq

【原创 | 同性】Dragon Lives Forever

Tips:1、西方魔幻架空AU,有私设,如果觉得人物崩剧情简单还请轻拍orz……
        2、前文链接不会弄麻烦戳头像吧,篇幅有些长但是因为有存稿所以不会坑滴
        3、周更,更文时间每周日,更的量绝对长(/∇\*)
————————————————————我就是不严谨的分割线——————————————————————————————
4
    骨龙所化的高级恶魔,强大的自愈能力让它们几乎不死不伤,无情,具有高等智慧,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们几乎是物理魔法双重免疫,可召唤多种亡灵生物,自身除了强大的龙息以外,视不同的天赋而定也会几个少量的黑暗法术,它们只是不会学习,历史上骨龙只出现过三次,每一次出现都掀起了腥风血雨,想要剿灭它们只有靠剿灭龙化时头骨骨腔内的灵魂之火,可那又谈何容易,骨龙自己就是一支军队,更别提还有更多恶魔助阵,通常情况下,骨龙是军队中的一个领导核心。

    “你别这样,听我说完好不好……”Rawn想上前,却被Kreisler挥斩出的一剑停在原地,Kreisler想抽回被握在Rawn手里的剑,却没能成功。Kreisler干脆以剑为支点,飞身向Rawn的脖颈侧踢,被Rawn轻松躲过,Kreisler旋身再次斩下,Rawn单手抓住剑刃,任凭Kreisler怎么使力也无法撼动分毫,Kreisler当机立断,放开剑而选择一拳打向Rwan的左脸,可Rwan却没有他预想中那样躲开,而是停在原地承受这一拳的力度,被打的向右边一个踉跄。

    “你……不还手?”Kreisler停下来,有些疑惑地发问。Rwan深吸口气,金色竖瞳中闪过一道紫光,只见他全身好像有什么膜被收回一样,集中到他胸前一点消失不见。Rawn对Kreisler说:“我……的确是想要一样在圣城里的东西,但我发誓,我不是因为那个才接近你,我是真心爱你,我也不是你想象中那种骨龙,我不会做出生灵涂炭的事情。相信我好吗?如果你不信……那就来吧,我已经将我的体表防御收走了,现在你的每一下攻击都能对我造成切实性伤害,把我打到你觉得没有威胁或者泄愤为止。”

    其实还有一项Rawn没说,他撤走防护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怕Kreisler用魔法攻击他,而他的体表防御是自动反射所有魔法攻击的。

    Kreisler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话,Rawn小心翼翼地上前一步,却好像触动了什么禁区一般,Kreisler上前照着Rwan的左脸又是一拳,接着一个扫腿将Rwan放倒在地上,Kreisler翻身骑上去,一拳接着一拳地打在Rwan的脸上,而Rwan也正如他承诺的那样撤去了所有防御,丝毫不抵抗,如同一个普通的拿非利人被打一般,很快便出现意识不清的状况。

    当Kreisler最终停手时,Rwan已然昏迷过去,Kerisler喘着粗气,看着昏迷的Rwan,眼角滑下自己都未曾发觉的泪水,滴落在身下那个恶魔的脸上,仿佛他也在流泪。

    即使只认识几个小时,Kreisler仍然被Rwan止不住地吸引,他已经有半年没有重新感受过有谁作为一个恋人真心爱他的那种温柔了。

    在海洋里生活过就很难再满足于湖泊,感受过光就不想再回到黑暗。Kreisler也是如此,有过爱就很难不去渴求。
在疯狂了半年之后,Rwan以一个“不可抑制的爱他”形象的恶魔出现,Kreisler不得不说这是成功的。所以当他认为Rwan是在欺骗他时,他才更加愤怒。

    Kreisler并不想承认,就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内,他也对Rwan动心了。

    所以他掌握了那么多可以使恶魔痛苦的魔法但他一个都没有用,所以可给恶魔带来双倍痛感的欧西里斯之剑就在旁边他也没想拿起来,他只想用自己的拳头打,因为这样给Rwan造成伤害的时候,他也同样能体会相同的痛感。

    直到现在,他仍不能确认这个恶魔到底在想什么,但他知道,他需要远离Rwan了。无论是作为一个天使猎人的责任感,还是作为一个被恶魔撕碎挚爱的拿非利人,他都需要远离Rwan了,否则无论Rwan是否是真心的,他都会忍不住尝试杀死他。

    到时候如果Rwan是假的还好说,只不过是再心碎一次,可如果是Rwan真心的,并且像今天这样开出不还手不抵抗的条件,Kreisler清楚自己是停不下来的。

    经过今天这样自己狠心的一顿揍,Rwan会心灰意冷吧,就这样开始恨他是最好的,流着天使一半血液的天使猎人和恶魔,本身就该是这样的关系。

    可是……Kreisler抓紧了左胸的衣服,那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要跳出来一样疼,他终于忍不住,喘息着倒在一旁,试图蜷起身子忍受疼痛:“……好疼……”

    Rwan再次醒来时,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痛,当然脸部最痛,这还是他从安息森林里出来之后第一次感到这样的痛苦,他轻轻呻吟出声,勉强侧身起来,一张纸从他胸口处飘落下来。

    “我是Kreisler,你看到这张纸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出了精灵境内了。到此为止吧,如果你是真心的,在这段错误的关系走太远之前,别再走下去了。如果你是假意,那最好,因为无论怎样,下次见面,我们都是需要分出你死我活的敌人了。”

    Rwan抹抹脸,有点想不明白水迹是从哪来的,这间旅馆漏水吗?不能啊,木精灵和土精灵最擅长建筑了,难道是……

    Rwan将右手移到胸前,紫色光球从手中亮起,化成那层光膜再度被释放开来,Rwan脸上的伤开始加速愈合,不一会儿便好像从来没有受过伤一样。是的,那层膜还包括他强大的自愈能力,为了博得信任,他几乎是将自己剥成了一个婴儿。

    Rwan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坐到旁边的床上,金色竖瞳再度出现,Rwan伸手在空中画出一个复杂的符文,沉声说:“以时间之神克罗姆的名义,以巴哈姆特的力量,时间的精灵,请告诉我真相,言灵·重现术。”

    Rwan就这样坐在床边上,看完了他昏迷后发生的一切,Rwan面无表情地起身收拾东西,出门去到柜台前,露出笑容对老板娘说:“老板娘,结账,我的房间多少钱?”

    精灵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你房间的账,已经被Kreisler结过了。”

    Rwan再次说不出话来,站在那里,良久叹了一口气,他现在更加确信他想的是对的了。毕竟,有哪个仇人在走的时候还想着给另一个仇人结账?

    “……我又不是没钱……”

    老板娘斜了他一眼:“被Kreisler揍了一顿吧?”

    “你怎么……?哦。”Rwan突然想起来他在重现术里看到的,果然,老板娘下一句话就证实了他的猜想。

    “他出来跟我结账的时候,拿钱出来的手是颤抖并且还带着很多淤青的,如果不是你俩做了,那就只剩下打架这一种可能性。再加上是他出现,你现在才出现,那我猜一定是你被揍到昏迷了。”

    “……是的。”虽然不是一个想法方式的揍到昏迷,不过结果都是一样的,只是老板娘说的话让他在这个时候不禁又脸红了一点。

    “这个时候还脸红?”老板娘瞄了他一眼,“那看来是他拒绝你了。”

    “嗯,所以现在,我要去圣城把他带走,顺便拿件东西,这次要用力把他带在身边了。”Rwan轻巧地说着,仿佛他刚才根本不是在说一个恶魔独闯圣城这件事,而是今天要吃什么一样轻松。

    老板娘看着面前的恶魔,想起她被这个男人震撼到的眼神,只是淡淡的回答了一句:“好啊,这次别让他再走了,掀翻那个该死的圣城,这次别不舍得,把他的脑袋揍清醒点,让他看看你到底是个多么好的恶魔。”

    面前的男人只是笑着摇摇头,说:“除了揍他,我什么都能做。”

    老板娘也露出笑容,伸手拍拍他的头:“笨蛋。”

    很久以后,好吧,也没有很久,老板娘仍然坐在前台,接待着各种各样的来客,倾听着各种各样的故事,给出各种各样的建议,轰走各种各样的不适合的人的时候,她听到大厅里客人们的闲聊。

    “哎,你听说了吗?有一个恶魔独闯了圣城?”

    “听说了听说了,这还是我的精灵朋友告诉我的,据说当时圣城正在举办一年一度的各界友好聚会,一头骨龙从天而降,也不攻击,也不召唤亡灵生物,只是不断地进行龙吼,说也邪门,他龙吼的时候,什么魔法都使不出来,而且还无法飞行。”

    “骨龙?!真的假的?这么说的话,这头骨龙的能力比以前的强啊,我可没听说过之前的骨龙龙吼能有这种能力。”

    “哎呀别打岔,快说下去,后面发生什么事了?”

    “那头骨龙就一直吼,越来越多的矮人,天使猎人,精灵,巫师,还有几个石巨人出现在现场,魔法使不出来,飞行无法用,矮人投掷的巨锤和石巨人的大力,那头龙都没当回事。据说,直到一个天使猎人出现,它才停止吼叫,化成了人形。”

    “哇,谁啊?那么邪门?”

    “还能有谁,当然是那个传奇的拿非利人神圣骑士长Kreisler了,听说他出现后,龙就化为了人形,然后周围当然是各种攻击齐发,想要杀死他,可是,所有攻击进入以他身体半径为十米的范围内就自动消失,然后他身上就会发出一层紫光,看样子是被他吞噬形成更多力量了,然后就没有魔法再敢攻击他了。”

    “那这样,不是没人能拦住这个恶魔了?”

    “骨龙的物理魔法双重免疫真是可怕。”

    “哎,这不还有神圣骑士长Kreisler嘛,听说,恶魔就提了一个要求,他可以被圣城关起来,甚至可以配合圣城做实验,只有一个要求,他要Kreisler每天有半天时间陪着他,否则,他今天就毁了圣城。”

    “可是,关起来之后,圣城没必要对一个恶魔遵守诺言啊。”

    老板娘露出微笑,想起她当初在旅店内感受到的那股熟悉的龙威,慢悠悠地喃喃自语:“那可不是普通的骨龙,这世上能拦住他的力量的确有一些,可没有一个在圣城。”

    她招呼起大厅里另外的精灵伙计看店,轻松地走出旅店,手里拿着刚刚出现在她旁边的来自于圣城的魔法火信,估计是圣城发现看不住他,想要向唯一可求助的大陆古老力量她求救了。

    老板娘回到自己的书屋,沿途与很多精灵法师、精灵贵族打了招呼,在桌上展开信纸,沉吟半晌,提笔开始写。

    “尊敬的圣城,我已知您们的请求,但很遗憾,我本体虽为密密尔神树,的确有和他相同量级的力量,但却只能用于治愈、预知与守护,我也无法限制他。但这大陆上远远不止我一个与大陆同古老的存在,其中也不乏擅长战斗者,足可与他匹敌。”

    “但是,我知道圣城的领导者向来是睿智的,可否听我一句劝,不要试图找到其他存在去对抗他,也不要试图再去以各种手段限制他。我很抱歉的直接说明此点:圣城并无足够限制他的力量。而这个孩子,我已然见过,他完全可以信任,他所提出的要求,我也已听说,请帮我转告Kreisler,我看得出来,你只是在迷茫,而这个恶魔,好吧Rwan的确是恶魔,但在有密密尔神树确认他的真心的情况下,你可否敞开心扉接受试试呢?因为他与我力量同级甚至还有超过,所以我很难预知,但我可以预知你,而你的未来,有他,一片光明。”

    “下启,密密尔神树,又及,某个木精灵旅馆平凡的老板娘。”

    老板娘写完,将信从头到尾重新阅读了一遍,确认无碍后,加盖上魔法印章,拿起镊子将信在旁边的烛火上烧掉,这封信在这边烧掉之后,就会出现在圣城负责联络的人手上了。

    老板娘静静看了一会儿烛火,想起Rwan的那个震撼到她的眼神,想起Kreisler走时脸上的泪痕,想起Rwan走时的无奈、担忧与被隐藏的很好的心碎,摇摇头:“哎呀呀,就算是神树我还是怕火呀……算了算了,回去看店,哎呀真是懒得动弹。”

————————————————————TBC——————————————————————————————————————

    之前一直没明确说有私设,今天说明是因为多打了龙的tag,以后也会打所以以后也会说明私设,这里主要是针对西方龙族的私设,不管是金属龙还是颜色龙还是宝石龙都被我设定为好的方面的龙,只有少数的龙才是负面的,不接受这个私设那我也……_(:3 」∠)_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