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ytq

【原创|同性】Dragon Lives Forever

Tips:1、剧情ooc人物有点崩orz,就是想把这个故事写出来,请轻拍谢谢QAQ
         2、不会放前文链接麻烦戳头像吧……
        3、其实是清水文qwq
————————————————————分割线—————————————————————————————————————————
2

    Kreisler做了好多梦,先是梦见他和Rambo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接着又是Rambo因为满脸的疤痕而遭到同类耻笑,然后是Rambo为了不拖累他而努力学习成为了恶魔学学者,最后画面定格在Rambo死亡的场景上,残破的身体和因惊恐睁大的眼睛,仿佛都在向他控诉:为什么你没能救我?

    “Rambo,Rambo……”Kreisler喃喃的低语,眼角有泪水滑出,当画面来到Rambo离去时,他终于从梦中惊醒,睁开海蓝色的眼睛,看到之前的恶魔正坐在床边,用手拿着一块湿布捂在他额头上,尴尬的不知该继续放着还是拿走。
好在Kreisler替他做出了决定,他抬手毫不客气地拍走Rawn的手,咬牙坐起身,拿下头上的湿布,问:“你这是在干什么?”

    “呃?哦,你发烧了,而且好像还在做噩梦,所以我……”“我不是在说这个。”

    Kreisler打断了Rawn的话,戒备的望着他:“悉心照料自己的玩物?我可不知道有哪个恶魔是这样的,你到底想做什么?”

    “哦,那我可能不是什么合格的恶魔。”Rawn无所谓地摊手,然后从Kreisler手里拿走湿布,丢入盆里,“另外,宠物可不能连主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啊,我叫Rawn。你是……?”Rawn偷偷吞咽了一下,这个小动作自然逃不过Kreisler的眼睛,他挑起一边眉毛说:“Kreisler。”

    “哈哈,真是简洁明了。”Rawn急忙转过头去,手脚都有些慌乱。他挑眉的样子还是那么可爱,怎么能挑眉,简直是犯规!

    我明白了。Kreisler心里了然,看到Rawn突然红起来的脸、匆忙的转身和慌乱地动作,他就明白这个恶魔是被他的外貌吸引了,呵,果然……恶魔都不是好东西。

    想清楚这点,Kreisler也就不再那么警惕,相反,他有了逃脱甚至可以说是杀死这个恶魔的好计划,不论他是真的喜欢自己还是假装喜欢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最后都只会给这个恶魔一身伤而已。

    Kreisler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禁皱眉:“你给我换过衣服了?”

    这一句话不说还好,一说完Kreisler就看见Rawn惊慌地差点打翻了水盆,“是,啊不是,不,我是说……是的。”

    “好吧,你不用那么惊慌,搞得好像我是主人一样。”Kreisler扬起一抹细小的微笑,“我们现在在哪?”

    “嗯……精灵的地盘,离失落之地较近的一个城市利德斯。”

    利德斯……也就是说,想要回到圣城,直线距离只要再跨过巨人那边就行,但是巨人长期分裂,跨过那边太危险,因此就只能绕路选择穿过矮人那边,然后穿过巫镇,就能抵达圣城边境了。

    Kreisler想清楚路线,接下来便是思考怎么干掉Rawn的计划,但在那之前,他得先填饱肚子才行。Kreisler下床向门边走,刚要去开门,便被Rawn一句随意语调的话钉在原地。

    “嘿,我是说……你发烧的时候一直在喊Rambo,那是你的……?”下一秒,正在擦洗布的Rawn就被Kreisler猝不及防的狠狠推到了墙上,回应他的是Kreisler血红的眼眶:“我永远,永远不许你再提起这个名字,我不允许任何一个该死的恶魔提起他的名字,你们都该下炼狱!地狱都远远便宜你们了!”

    换一个恶魔现在早已挥手将Kreisler打到一边,或者至少会出言讽刺几句,毕竟那可是天性,但是Rawn只是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同时放轻声音向他低声道歉:“嘿,别这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好吗?你刚醒来身体太虚弱了,不能生气,想要打我一顿也得等你好起来才行。”

    Rawn手上的水珠顺着他的手臂滑落,滴到Kreisler手上,让他稍微清醒了些,Kreisler喘着粗气,缓缓放开Rawn,没说什么转身向门口走去,Rawn急忙端起水盆跟在后面。

    Kreisler虽然愤怒,但也没错过他刚才猛然转身时Rawn眼里没来得及收起的心碎,虽然被Rawn之后的歉疚完美覆盖,但Kreisler确定它曾经存在过。

    那样深切的心碎……那一瞬间,Kreisler好像不是很想杀掉Rawn了。

    他们来到大厅,金色的天花板上雕有简单的魔纹,宽敞的大厅连接着多个通往不同地方的走廊,前台上正坐着一位身着绿色裙子的紫发女精灵,看到Kreisler和Rawn出现,她急忙起身飞到他们面前,拦下他们的去路。

    “哦,亲爱的,看看你,你真是个英俊的帅小伙子,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不会让一个恶魔进入我的旅馆。”说着,精灵恶狠狠地瞪了一眼Kreisler身后的Rawn,Rawn不自在地咳了一声,“怎么,这个恶魔是强迫你成为了他的宠物,是不是?没关系,勇敢跟我说,这里可是精灵的地盘,精灵不怕恶魔,我可以找精灵法师,帮你将契约废除。”

    “嘿……”Rawn弱弱地抗议了一声,Kreisler往后看了一眼,Rawn便低头不吱声了。

    Kreisler向精灵笑笑,说:“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不是他的奴隶或宠物,你也看到了,现在我还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况且恶魔这么作恶多端,我相信到哪都会有和你一样善心的精灵或是其他种族。”

    “那倒是。”精灵哼了一声,还是眼神不善的看着Rawn,不过却已经软化了很多。她还记得两小时前Rawn踏进这家旅馆,在大厅中的客人差点联手把他轰出去,幸好她看到这个恶魔怀里抱着一个拿非利人才及时叫停。

    “恶魔,你来我的旅馆干什么?你该和暗精灵待在一起,这是被你折磨的拿非利奴隶吗?”此话一出,周围的客人又差点愤怒的扑上来。

    “不,不是的。”Rawn急得满头大汗,但他别无选择,暗精灵开的旅馆倒是接受恶魔入住,但那里不仅脏乱差,还有很多亡命之徒,他并不想惹麻烦,况且还感受到Kreisler发烧了,他就更不能住在那种地方,于是他才飞离暗精灵的区域,来到相对温和的木精灵这边,即使这样,他也被拒绝了好几次。恶魔的名声太过恶劣,毕竟他们的死敌不只是天使猎人们,严格来说,因为恶魔的劣根性,他们几乎与所有种族为敌。

    “所以……”听了Rawn的请求和原因,精灵老板娘默默开口:“这不是你造成的吗?”

    “不不不,当然不是,他都不是我的奴隶,他只是一个拿非利人,天使猎人,是个战士。”

    “那你为什么要救他?”

    “……我爱上他了。”

    此言一出,周围的客人有的惊讶,有的怀疑,更多的却都是怜悯。作为一个恶魔,爱上自己种族最大死敌的天使猎人,没有任何人听了之后会觉得这是一个好消息。

    从开始,这就不是一个会被祝福的爱情,尤其这还是同性,恋情将更加艰难。

    只有老板娘什么表情都没显示,她看到面前的恶魔在说出那句话时下意识地看向怀里昏迷的猎人,眼神里有心碎,有担忧,更多的却是满满的温柔与爱恋。

    “求你,给我一个房间,让他能够休息好,哪怕要我出去不准踏入这里一步都好。”

    看着面前的恶魔恳求的眼神,老板娘静静地开口:“这会是段很艰难的路程,而结局很可能全是伤口。”

    “但那绝对不会是他的。”恶魔几乎是下意识地接口,老板娘微微一笑,拍拍他的肩膀:“哦精灵王在上,这可是我第一次这么和平的拍恶魔。216号房间,带着他进去吧,如果照顾不好他,我可是相信这间旅店里的客人们不介意驱逐一个恶魔。”

    “我会的,谢谢你!”看着恶魔飞速飞走的样子,老板娘耸耸肩,对身边的客人说:“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恶魔说谢谢,希望这孩子能好过。”

    “嘿,什么叫作恶多端?我可没有做过什么坏事。”老板娘从回忆中回神,看着恶魔低声向面前拿非利人抗议,而拿非利人则一脸嫌弃地打断他:“少说废话,餐厅在哪,赶紧带路。”

    “……哦。”Rawn将水盆放在柜台后面,一边往餐厅走一边疑惑地想自己是怎么到这个任人类指挥的地步的。

    大概是因为那是Kreisler,也只是因为是Kreisler。

    “嘿,孩子。”老板娘拦住了刚要走的Kreisler,低声问:“刚才他带你进来的时候没认出来,你是那个知名的拿非利战士Kreisler吗?”

    “啊……是的。”Kreisler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点头承认了。

    “那……你和那个恶魔认识了多久?”

    “没有多久,我在执行任务,被恶魔围攻,他出现救了我,然后我就昏迷了,他带我来到这里,就这样。”

    “一见钟情吗……尊敬的Kreisler,能听我一句话吗?”

    “你请讲。”Kreisler预感到老板娘可能要讲什么。

    “我想你也知道了,给他的爱一份机会吧,这世界没有什么不可能,半年前那件事……我们都很遗憾,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他,但如果他是真心的,最后也不要杀了他,好吗?”

    Kreisler脸色有些发白,倒不是因为老板娘建议他试着接受,而是因为提起了半年前那件事,他轻叹一声,说:“如果他是真心的,我可能会试着接受,但你也知道,这可能性接近为0。而且,我不在乎世俗的眼光,但我……”

    “呃,你们在聊什么?”走了一段路发现Kreisler没有跟着的Rawn又折回来,呆呆的看着Kreisler和老板娘。

    Kreisler叹口气,故作严肃地对他说:“你知道……你刚刚打断了本世纪最伟大的感谢活动吗?”

    “哦,呃,那个,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看着突然惊慌的Rawn,老板娘拍拍Kreisler,说:“去吃饭吧。”

    她完全明白Kreisler的担忧,他并不惧怕世俗,从他跟他那位以前的伴侣Rambo就能看出,但是他不能确定这恶魔是因为想要什么在演戏还是真的爱他。

    老板娘看着两个离去的背影笑着摇摇头,如果Kreisler看到Rawn那时候的眼神,他大概就不会再怀疑了。

那样的眼神,在她所认识的精灵里,都是互相经历很多或是一直平淡幸福的人才有的对另一半的眼神,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对自己的伴侣终生不渝,从未减少过半分爱。

——————————————————————TBC——————————————————————————————————————
等有龙和天使出场我就可以打tag了23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