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ytq

【原创 | 同性】Dragon Lives Forever

1、这是处女作,文笔不好人物OOC还请轻拍。如果有喜欢这篇文的人,我是周更的人w,不会弃坑,大约更文时间就是每周日。

2、西方魔幻架空AU,篇幅有点长……【趴】,不会写肉,这篇文的主角之一是个恶魔,但是很温柔,反感的就忽略掉这篇文吧|ω•`)

3、有喜欢的小天使能不能帮我看看tag打的适不适合。第一次在Lofter上发文w。

——————————————————分割线——————————————————

1
    金棕色短发,发尾略有些卷曲,白皙的皮肤,看起来像是二十多岁的人类,只是与人类不同的是,他头上还探出了两根漂亮的黑色角,看起来像是古籍中的龙角,具有金色的瞳孔和紫色的虹膜,用背后两对巨大的覆盖着一层薄膜的骨翼降落在地面上,降落在Kreisler面前。

    Kreisler其实不大能看清了,头上流下的血与汗模糊了他的视线,但他凭周围突然安静下来的恶魔们也能判断出是有什么大人物来了。

    哦,好吧。Kreisler撇撇嘴,看来自己要死在这里了,也不算亏,和那么多战友一起。

    想到这里,Kreisler心里就一阵酸涩,失去Rambo后他太累了,他自己都能感觉到逐渐崩溃的自己,但他阻止不了也没人能阻止他。直到让他做出了这个错误的决定,率领着一支小队进入敌境刺探消息,结果到达边境一个小镇后发现全境的恶魔们全在不安躁动中,而在这个时候,他这个知名的天使猎人被发现了,理所当然的,他们遭到了围攻,在刚才的战斗中已经死去了三个队友,包括他在内,还剩下七个人。

    “以巴哈姆特之名,在此赐予你们死亡。”带有磁性的低沉男声响起,接下来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出现,却响起了恶魔们的惨叫和呼喊救命的声音。

    “队长,队长快清醒一下,说不定我们可以逃出去,新到的那个恶魔在杀死围攻我们的恶魔!”是吗?那他可能只是因为有其他的恶魔在他的地盘上撒野而感到不爽而已。Kreisler记得在恶魔行为课上学过,有些高级恶魔会因为别的恶魔在自己的地盘上而感到不爽,从而杀死入侵的恶魔,这也意味着这种恶魔更加凶残。话说回来,巴哈姆特?好像听说过,那是什么来着?

    大概不知道又是哪个邪神吧,学那么多有什么用呢?早知道会因为力量不够而失去Rambo,他就应该什么都不学,花更多时间在战斗训练上的。

    恶魔,都是恶魔,这辈子他杀过那么多各种各样的作恶物种,没有什么能比一个恶魔更能引起他的仇恨了。

    所以失去Rambo后的这六个月内,曾经光芒万丈温柔的骑士长,沦为现在仿佛一具失去灵魂的杀戮机器,除了提升力量完善装备,就是除掉恶魔,也只除恶魔,不在乎代价,不在乎后果,不在乎手段。

    可这不能成为让队友一起陪着自己死去埋葬的原因,他们还是正常人,他们还可以遇到自己的伴侣,组建家庭,除掉更多的恶,他们不能在这里死去。

    Kreisler打起精神,用血迹斑斑的欧西里斯之剑支撑着自己站起身,用手抹去阻挡自己视线的血汗,这才真正看清了面前的恶魔。

    那个恶魔随意地站立在他们面前,刚刚把伸出的手收回,Kreisler还能看到他手上残留的紫色火炎,听到Kreisler起身,恶魔转向他们,而在恶魔身后,是一地残破的尸体,刚才围攻他们的恶魔,现在都倒在了地上。

    恶魔嘴角扬起,优雅的向他们走过来。Kreisler身边的队友们立刻紧张起来,在恶魔离他们还有五步远的时候,Kreisler开口说:“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哦?”恶魔歪头看向Kreisler,眼里闪着温柔的光,可Kreisler却只觉得自己想吐,“你知道是什么?”

    “我。”Kreisler深深吸气,踏前一步,“一个有神圣骑士长之称的战士,一个知名的高等位拿非利人,一个血肉都足够美好的天使猎人,可以充分满足你的复仇欲望和折磨快感。放过我的队友,我留下成为你的玩物。”

    “队长!”身旁的队友们不可思议地看向他,Kreisler却没有转身,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我知道你是高等恶魔,你可能觉得我们现在对你没有什么威胁力,但是如果鱼死网破,我们不会让你好过。既然能出现在边境小镇,你的高等也不会太过高等,是选择我给你的选择,还是鱼死网破你也不好过,你可以考虑一下。”

    “队长,你不能这样,我们不会放你一个人的!你的命值得我们所有人!”

    “闭嘴!”Kreisler回身一个眼刀瞪过去,成功肃正了后面所有人的骚动,“如果不是我无谓的激进,不会有你们到这里,也不会有三个人战死,你们都在基地看到了,失去……我这半年都是什么样子,我已经不值得了,但你们是天使猎人的下一个希望,我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而让你们陪葬。”

    Kreisler重新转过身面对恶魔,沉声说:“那么,你选择哪一个?”同时,他身后的战友们看到Kreisler背在身后的手里悄悄滑出了天使之刃,不禁都红了眼眶,因为这意味着,无论如何,Kreisler都是抱了必死的决心。

    “唔……看起来我没有别的选择。我可不想放一群天使猎人下一代希望回去。”恶魔微微笑着,而天使猎人们暗中握紧了武器,“嘛,但作为一个恶魔,我应该更不想鱼死网破?这样的话,我还是要你比较好。”恶魔有点困惑的说着,但Kreisler没有在意。

    Kreisler面对恶魔确认:“说话算话,我记得高等恶魔是遵守诺言的。”

    “是的,当然。”恶魔无所谓地挥挥手,说:“天使猎人有空间传送卷轴吧,你们现在可以走了。”

    空间传送卷轴,可以让使用者传送到自己要去的地方,有很多种类,通常出自会空间魔法的人手里。天使猎人们的传送卷轴通常是直接回到伊利亚的,也就是他们的基地,也叫作“圣城”,但是传送需要保持使用者在原地不动30秒,这也是他们刚才被恶魔们围攻时无法使用的原因。

    一阵银光闪烁,30秒漫长的对Kreisler仿佛一个世纪,终于,这片空地上,除了战斗的痕迹与恶魔的尸体,就只有他和那个恶魔了。

    “嗯……”恶魔眯起眼睛,对着Kreisler说:“既然我履行了我的诺言,你是否也该履行你的?”

    “当然,你想怎么做?”Kreisler冷笑着说,他发誓恶魔只要在往前一步,他就会用最后的力气给他一刺,如果不成功就反手刺死自己。

    “先离开这里找个舒适的旅店,因为你看起来摇摇欲坠了。而且,在我们找旅店休息之前,不如先把你背后手里的天使之刃给我?”Kreisler的眼睛猛然因为惊异睁大,随即便毫不犹豫冲上前,让欧西里斯之剑留在原地,将天使之刃对准了恶魔的脖子刺下去。恶魔好似早有预料般徒手握住了刀刃,Kreisler想要抽出刀刃刺向自己,却发现自己根本抽不出天使之刃。

    “不,你都说了是我的,那可不能这么对主人,也不能不珍惜自己。”恶魔慢悠悠的含笑开口说,Kreisler刚想说什么回击,却感觉到一阵晕眩,意识不由自主陷入黑暗。

    恶魔慌乱地接住Kreisler,看着他被血污覆盖的英俊面庞,抬手轻轻拨理了一下他额前的银发,叹气说:“所以我不是说了你看起来摇摇欲坠了吗?”

    “Rawn。”恶魔本来都抱起了Kreisler打算飞走,听到有人叫他,又回过身来看向从树林中走出的黑影,眼神一暗:“Berne。”

    被叫做Berne的人双手为暗红色的利爪,有着紫色的眼睛,黑色及肩长发,头顶探出两个比起Rawn来更像恶魔的尖角,手握与他身高一样长的树枝状魔杖,顶端镶着黑色的宝石,杖身刻着银色魔纹,他身着华丽但不繁重的紫色服装,烫边的金色丝线和头顶的金色皇冠无不彰显他高贵的身份,事实上,他就是恶魔聚居地——失落之地——的领主。

    Berne看向Kreisler,又看向Rawn,不屑地哼了一声:“真是巧合,你们居然又碰在了一起,还是你刚醒来不久就碰到了。”

    “是啊,多亏我那能覆盖整个失落之地的感知,伊利亚那边应该是因为我的出世才派来人,不过这么凑巧正好是他。”在失落之地,每个高级恶魔诞生时都有异象,他们诞生极为不易,需要极其苛刻的条件,就算是产下的小恶魔父母都是高级恶魔,他也很难生下来就是高级恶魔,更别提越高等雌性恶魔生育可能越低和雌性恶魔的少量数量了。

    “所以,你这是打算带他走?”Berne皱着眉头发问,Rawn只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然呢?我还带你走?”

    Rawn重新张开翅膀,无视Berne头上的青筋,冰冷地警告:“Berne,我的力量已经足以与恶魔始祖路西法媲美,我知道你有方法能够暂时拥有路西法的力量,并且你也有武器,但是那个代价是什么,你我都清楚,所以,别再来试图打扰我,否则。”Rawn飞入空中,抬手将地上的欧西里斯之剑招入手中,淡淡的丢下一句话后扬长而去:“我会让你和整个埋骨之地后悔,即使再次毁了我自己。”

    “啧。”Berne感到强烈的不爽,但Rawn说得是正确的,他的确没有和Rawn一样的力量,能和他有一样力量的,除了大陆上一些古老的存在,他想不出别的,而其中擅长战斗的更是屈指可数。

    望着Rawn离去的天空,Berne懊悔不已:“当初不应该把他丢进安息森林里的。”

————————————————————分割线——————————————————

我恨Lofter的排版。有谁能好心教我一下怎么标黑体,还是只能从word文档复制。

评论(4)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