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ytq

【原创 | 同性】Dragon Lives Forever

Tips:1、如果觉得人物崩剧情ooc还请轻拍orz……
         2、想看前文麻烦戳头像,这篇有些长但是我不会坑,大约周更
        3、如果有喜欢的小天使欢迎一起玩啊(/∇\*),求红心或者欢迎评论呀qwq
—————————————————————————我就是不严谨的分割线———————————————————————————
3

    Kreisler和Rawn一起经过长长的走廊走到餐厅,刚推开餐厅的门,原本喧闹的声音瞬间静止,每个人都沉默的看着这两个恶魔和拿非利人,Rawn挠挠头,叹口气,说:“我去找个偏僻的地方坐着,你先去拿吃的吧。”

    Kreisler点点头,看到Rawn眼睛里有点黯淡的光,他也有点不舒服。但他是个恶魔啊,Kreisler轻叹一声,决定不再去想这件事。

    正在他拿完吃食,在盛汤的时候,有一个银发小精灵从她妈妈的腿上溜下来,跑到Kreisler面前,举着一个气球说:“请问,你是那个有名的拿非利战士Kreisler吗?”

    Kreisler停下盛汤的手,蹲下与小女孩平视:“是的孩子,我是Kreisler,你有事吗?”随着他的承认,周围顿时响起了窃窃私语。

    小女孩看看坐在不远处正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看着他们这边的Rawn,然后鼓起勇气向Kreisler问:“你是不是被那个恶魔伤害了?我看到他抱着你进来的时候你满身都是伤痕。”

    Kreisler挑了一下眉,然后看向Rawn,他清楚Rawn是能听到这边在说什么的,于是用眼神无声的质问他:你是抱着我进来的?

    Rawn一个激灵坐直了身子,眼神里全是“不不不我可以解释”的意思,而那边的精灵母亲看着恶魔突然直立起身子也不由得紧张起来,立即警惕起来,连带着餐厅里其他人也是这样。

    虽然只有这一个恶魔,但是如果能力低的话,他是不可能敢于自己大摇大摆地在仇视恶魔的地方行走的,因此这一定是一个高等恶魔,而高等恶魔最弱的都足以摧毁一座城市。

    Kreisler给了他一个“我过去再收拾你”的眼神,然后转头向面前的小女孩解释:“不,不是这样的,事实上,他帮我消灭了那些前来围攻我的恶魔,他是帮我的。”

    “但是,为什么,恶魔会消灭恶魔呢?”小精灵歪着头疑惑地问。

    “这个嘛……”Kreisler也歪着头装作疑惑地想了一会儿,“大概是因为……他爱我?”说完,Kreisler就绽开了抑制不住的开心笑容,因为他用余光瞥见了Rawn的脸突然变红,然后趴在桌子上试图自己不存在的蠢行为。

    “爱真是个伟大的东西。”小女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周围的私语声更大了,还有人吹起了口哨——在他们发现原本惧怕的恶魔正试图装死之后。

    小女孩不明白周围的人为什么突然兴奋,但这不妨碍她本来过来的目的,小精灵拿出笔和身后的气球,对Kreisler说:“你能给我签个名吗?我很喜欢你。”

    “当然,我的荣幸。”Kreisler笑着说,拿起笔在气球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将笔和气球还给小精灵,小女孩兴奋的向妈妈跑回去,却不慎摔了一跤,气球从她的手里飞走,顺着气流从窗户飞了出去。

    “啊,我的气球……”小女孩看起来很伤心,木精灵是没有翅膀的,他们的木魔法让任何空中飞行的物体都是靶子,相应的,他们也不需要飞行,因此小女孩虽然身为木精灵,却无法把气球拦下来,除非她想要一个破碎的气球。

    Kreisler抿了抿嘴,想看看能不能跳出窗外利用墙壁的反弹力够到还没飘远的气球,他还没来得及行动。一只手就搭上了他的肩膀阻止了他,带着些许责怪的声音响起:“我不是说了你身体还没好吗,你当我这个有翅膀的是死的吗?”

    两对骨翼毫不避讳的在大厅内张开,一种莫名的压力使得厅内光线都为之一暗,Rawn顺着窗户钻了出去,不多时便带着一个气球钻了回来,Rawn收起骨翼,与Kreisler一样蹲下,将气球递给小精灵:“给,你的气球。”

    “谢谢你。”小女孩看起来有点犹豫,拿了气球跑开了,Kreisler正准备和Rawn一起回去坐下吃饭,却见那小女孩又跑了回来,对Rawn说:“你能不能蹲下来?”

    “怎么了?”Rawn很有耐心地蹲下,却意想不到的被小女孩在脸颊上亲了一口,“我妈妈说,做精灵一定要有礼貌才行,谢谢你帮我找回气球。”

    “啊,是的,那个,我也是,谢谢你的,呃,吻?”Rawn的脸窘迫的红起来,没好气地捣了旁边偷着乐的Kreisler一下,两人目送小女孩跑回去,这才起身去往自己的餐桌。

    “嘿,别再笑了,赶紧吃饭。”Rawn敲敲盘边,试图止住Kreisler的嘲笑,结果没想到这反而引发了Kreisler的反击:“我笑又怎么了?还没跟某个人说过他是抱着我进来的这回事呢。”

    Rawn的动作一僵,慌乱地试图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喜欢我。”

    Rawn猛地抬头,看向面前若无其事的Kreisler,沉默几秒后摇摇头,说:“不是,我是爱你,不只是喜欢。”

    “呵。”Kreisler发自内心的想发出一声嘲笑,“什么时候恶魔也懂爱了?”

    “跟你说过我不是个合格的恶魔。”Rawn倒是无所谓,看起来没打算就这个话题开架,Kreisler也不再说话,两人度过了一顿沉默的午饭。

    午饭过后,两人回到房间,还是Rawn主动说:“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丢了我的两样趁手的武器,怎么样才能说服你离开这里去矮人的地方,请他们再帮我打造一把剑。这是什么?”Kreisler看着Rawn递给他一枚指环,那是一枚纯银指环,周身镶嵌着碎块状蓝宝石。

    “一枚空间指环,你的天使之刃和欧西里斯之剑都在里面,这个指环和武器一起送你了,大约能储存三十立方米的东西,同时那些蓝宝石是一颗完整的人鱼之泪化成的碎片,可以抵挡大约你激发它所用的魔力的200%的魔法攻击。”

    “哦,好吧。你知道刚才你把这个给我的时候我差点以为你要求婚。”Kreisler只是随口开了一个玩笑,却敏感的觉察出Rawn的脸又红了。

    他真的有这个想法?还只是在演戏?Kreisler压抑不住心里的震惊,定定神才再次开口。

    “但是,就算这样,我还是想去矮人的地方,我……”“……想回圣城。”这下是Kreisler猛地抬头看Rawn了。

    “我知道,我早知道我作为一个恶魔,你不会愿意呆在我身边的,更别说你本来就不是会单纯呆着的人,你更想回圣城,报告你所侦测到的东西和你的推断。”

    “……是的。”Kreisler叹口气,转向倚在墙角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的Rawn说,“如果想开战的话,离开旅店,我们到外面的森林去打。”

    Rawn嗤笑一声,摇摇头:“你能打过我吗?”说完他抬起头,眼睛里金色的瞳孔收缩拉长,变成了动物一般的竖瞳,可怕而又熟悉的威压向Kerisler铺天盖地的涌去,不过怕伤害到他,所以Rawn只是一放即收。Kerisler脸色猛地一变,“这种威压……你就是那个新诞生的高级恶魔?”

    “是啊,所以我不是跟你说过我没作恶嘛。”Rawn撇撇嘴。

    Kreisler此时已经完全进入战斗分析模式,全身警惕起来,沉声询问:“那你是什么本体?”

    Rawn踌躇了一会儿,才终于叹口气,说出了本体:“我是骨龙,有点特殊,但还是骨龙。”

    我刚刚怎么会觉得这个恶魔是有心的?!Kerisler猛地攥着戒指后退,输入自己的最大魔力激发了屏障,拿出欧西里斯之剑。

————————————————————————TBC——————————————————————————————————————

本来是昨天更但是完全忘记了【扶额】

【原创|同性】Dragon Lives Forever

Tips:1、剧情ooc人物有点崩orz,就是想把这个故事写出来,请轻拍谢谢QAQ
         2、不会放前文链接麻烦戳头像吧……
        3、其实是清水文qwq
————————————————————分割线—————————————————————————————————————————
2

    Kreisler做了好多梦,先是梦见他和Rambo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接着又是Rambo因为满脸的疤痕而遭到同类耻笑,然后是Rambo为了不拖累他而努力学习成为了恶魔学学者,最后画面定格在Rambo死亡的场景上,残破的身体和因惊恐睁大的眼睛,仿佛都在向他控诉:为什么你没能救我?

    “Rambo,Rambo……”Kreisler喃喃的低语,眼角有泪水滑出,当画面来到Rambo离去时,他终于从梦中惊醒,睁开海蓝色的眼睛,看到之前的恶魔正坐在床边,用手拿着一块湿布捂在他额头上,尴尬的不知该继续放着还是拿走。
好在Kreisler替他做出了决定,他抬手毫不客气地拍走Rawn的手,咬牙坐起身,拿下头上的湿布,问:“你这是在干什么?”

    “呃?哦,你发烧了,而且好像还在做噩梦,所以我……”“我不是在说这个。”

    Kreisler打断了Rawn的话,戒备的望着他:“悉心照料自己的玩物?我可不知道有哪个恶魔是这样的,你到底想做什么?”

    “哦,那我可能不是什么合格的恶魔。”Rawn无所谓地摊手,然后从Kreisler手里拿走湿布,丢入盆里,“另外,宠物可不能连主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啊,我叫Rawn。你是……?”Rawn偷偷吞咽了一下,这个小动作自然逃不过Kreisler的眼睛,他挑起一边眉毛说:“Kreisler。”

    “哈哈,真是简洁明了。”Rawn急忙转过头去,手脚都有些慌乱。他挑眉的样子还是那么可爱,怎么能挑眉,简直是犯规!

    我明白了。Kreisler心里了然,看到Rawn突然红起来的脸、匆忙的转身和慌乱地动作,他就明白这个恶魔是被他的外貌吸引了,呵,果然……恶魔都不是好东西。

    想清楚这点,Kreisler也就不再那么警惕,相反,他有了逃脱甚至可以说是杀死这个恶魔的好计划,不论他是真的喜欢自己还是假装喜欢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最后都只会给这个恶魔一身伤而已。

    Kreisler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禁皱眉:“你给我换过衣服了?”

    这一句话不说还好,一说完Kreisler就看见Rawn惊慌地差点打翻了水盆,“是,啊不是,不,我是说……是的。”

    “好吧,你不用那么惊慌,搞得好像我是主人一样。”Kreisler扬起一抹细小的微笑,“我们现在在哪?”

    “嗯……精灵的地盘,离失落之地较近的一个城市利德斯。”

    利德斯……也就是说,想要回到圣城,直线距离只要再跨过巨人那边就行,但是巨人长期分裂,跨过那边太危险,因此就只能绕路选择穿过矮人那边,然后穿过巫镇,就能抵达圣城边境了。

    Kreisler想清楚路线,接下来便是思考怎么干掉Rawn的计划,但在那之前,他得先填饱肚子才行。Kreisler下床向门边走,刚要去开门,便被Rawn一句随意语调的话钉在原地。

    “嘿,我是说……你发烧的时候一直在喊Rambo,那是你的……?”下一秒,正在擦洗布的Rawn就被Kreisler猝不及防的狠狠推到了墙上,回应他的是Kreisler血红的眼眶:“我永远,永远不许你再提起这个名字,我不允许任何一个该死的恶魔提起他的名字,你们都该下炼狱!地狱都远远便宜你们了!”

    换一个恶魔现在早已挥手将Kreisler打到一边,或者至少会出言讽刺几句,毕竟那可是天性,但是Rawn只是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同时放轻声音向他低声道歉:“嘿,别这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好吗?你刚醒来身体太虚弱了,不能生气,想要打我一顿也得等你好起来才行。”

    Rawn手上的水珠顺着他的手臂滑落,滴到Kreisler手上,让他稍微清醒了些,Kreisler喘着粗气,缓缓放开Rawn,没说什么转身向门口走去,Rawn急忙端起水盆跟在后面。

    Kreisler虽然愤怒,但也没错过他刚才猛然转身时Rawn眼里没来得及收起的心碎,虽然被Rawn之后的歉疚完美覆盖,但Kreisler确定它曾经存在过。

    那样深切的心碎……那一瞬间,Kreisler好像不是很想杀掉Rawn了。

    他们来到大厅,金色的天花板上雕有简单的魔纹,宽敞的大厅连接着多个通往不同地方的走廊,前台上正坐着一位身着绿色裙子的紫发女精灵,看到Kreisler和Rawn出现,她急忙起身飞到他们面前,拦下他们的去路。

    “哦,亲爱的,看看你,你真是个英俊的帅小伙子,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不会让一个恶魔进入我的旅馆。”说着,精灵恶狠狠地瞪了一眼Kreisler身后的Rawn,Rawn不自在地咳了一声,“怎么,这个恶魔是强迫你成为了他的宠物,是不是?没关系,勇敢跟我说,这里可是精灵的地盘,精灵不怕恶魔,我可以找精灵法师,帮你将契约废除。”

    “嘿……”Rawn弱弱地抗议了一声,Kreisler往后看了一眼,Rawn便低头不吱声了。

    Kreisler向精灵笑笑,说:“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不是他的奴隶或宠物,你也看到了,现在我还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况且恶魔这么作恶多端,我相信到哪都会有和你一样善心的精灵或是其他种族。”

    “那倒是。”精灵哼了一声,还是眼神不善的看着Rawn,不过却已经软化了很多。她还记得两小时前Rawn踏进这家旅馆,在大厅中的客人差点联手把他轰出去,幸好她看到这个恶魔怀里抱着一个拿非利人才及时叫停。

    “恶魔,你来我的旅馆干什么?你该和暗精灵待在一起,这是被你折磨的拿非利奴隶吗?”此话一出,周围的客人又差点愤怒的扑上来。

    “不,不是的。”Rawn急得满头大汗,但他别无选择,暗精灵开的旅馆倒是接受恶魔入住,但那里不仅脏乱差,还有很多亡命之徒,他并不想惹麻烦,况且还感受到Kreisler发烧了,他就更不能住在那种地方,于是他才飞离暗精灵的区域,来到相对温和的木精灵这边,即使这样,他也被拒绝了好几次。恶魔的名声太过恶劣,毕竟他们的死敌不只是天使猎人们,严格来说,因为恶魔的劣根性,他们几乎与所有种族为敌。

    “所以……”听了Rawn的请求和原因,精灵老板娘默默开口:“这不是你造成的吗?”

    “不不不,当然不是,他都不是我的奴隶,他只是一个拿非利人,天使猎人,是个战士。”

    “那你为什么要救他?”

    “……我爱上他了。”

    此言一出,周围的客人有的惊讶,有的怀疑,更多的却都是怜悯。作为一个恶魔,爱上自己种族最大死敌的天使猎人,没有任何人听了之后会觉得这是一个好消息。

    从开始,这就不是一个会被祝福的爱情,尤其这还是同性,恋情将更加艰难。

    只有老板娘什么表情都没显示,她看到面前的恶魔在说出那句话时下意识地看向怀里昏迷的猎人,眼神里有心碎,有担忧,更多的却是满满的温柔与爱恋。

    “求你,给我一个房间,让他能够休息好,哪怕要我出去不准踏入这里一步都好。”

    看着面前的恶魔恳求的眼神,老板娘静静地开口:“这会是段很艰难的路程,而结局很可能全是伤口。”

    “但那绝对不会是他的。”恶魔几乎是下意识地接口,老板娘微微一笑,拍拍他的肩膀:“哦精灵王在上,这可是我第一次这么和平的拍恶魔。216号房间,带着他进去吧,如果照顾不好他,我可是相信这间旅店里的客人们不介意驱逐一个恶魔。”

    “我会的,谢谢你!”看着恶魔飞速飞走的样子,老板娘耸耸肩,对身边的客人说:“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恶魔说谢谢,希望这孩子能好过。”

    “嘿,什么叫作恶多端?我可没有做过什么坏事。”老板娘从回忆中回神,看着恶魔低声向面前拿非利人抗议,而拿非利人则一脸嫌弃地打断他:“少说废话,餐厅在哪,赶紧带路。”

    “……哦。”Rawn将水盆放在柜台后面,一边往餐厅走一边疑惑地想自己是怎么到这个任人类指挥的地步的。

    大概是因为那是Kreisler,也只是因为是Kreisler。

    “嘿,孩子。”老板娘拦住了刚要走的Kreisler,低声问:“刚才他带你进来的时候没认出来,你是那个知名的拿非利战士Kreisler吗?”

    “啊……是的。”Kreisler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点头承认了。

    “那……你和那个恶魔认识了多久?”

    “没有多久,我在执行任务,被恶魔围攻,他出现救了我,然后我就昏迷了,他带我来到这里,就这样。”

    “一见钟情吗……尊敬的Kreisler,能听我一句话吗?”

    “你请讲。”Kreisler预感到老板娘可能要讲什么。

    “我想你也知道了,给他的爱一份机会吧,这世界没有什么不可能,半年前那件事……我们都很遗憾,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他,但如果他是真心的,最后也不要杀了他,好吗?”

    Kreisler脸色有些发白,倒不是因为老板娘建议他试着接受,而是因为提起了半年前那件事,他轻叹一声,说:“如果他是真心的,我可能会试着接受,但你也知道,这可能性接近为0。而且,我不在乎世俗的眼光,但我……”

    “呃,你们在聊什么?”走了一段路发现Kreisler没有跟着的Rawn又折回来,呆呆的看着Kreisler和老板娘。

    Kreisler叹口气,故作严肃地对他说:“你知道……你刚刚打断了本世纪最伟大的感谢活动吗?”

    “哦,呃,那个,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看着突然惊慌的Rawn,老板娘拍拍Kreisler,说:“去吃饭吧。”

    她完全明白Kreisler的担忧,他并不惧怕世俗,从他跟他那位以前的伴侣Rambo就能看出,但是他不能确定这恶魔是因为想要什么在演戏还是真的爱他。

    老板娘看着两个离去的背影笑着摇摇头,如果Kreisler看到Rawn那时候的眼神,他大概就不会再怀疑了。

那样的眼神,在她所认识的精灵里,都是互相经历很多或是一直平淡幸福的人才有的对另一半的眼神,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对自己的伴侣终生不渝,从未减少过半分爱。

——————————————————————TBC——————————————————————————————————————
等有龙和天使出场我就可以打tag了233

【原创 | 同性】Dragon Lives Forever

1、这是处女作,文笔不好人物OOC还请轻拍。如果有喜欢这篇文的人,我是周更的人w,不会弃坑,大约更文时间就是每周日。

2、西方魔幻架空AU,篇幅有点长……【趴】,不会写肉,这篇文的主角之一是个恶魔,但是很温柔,反感的就忽略掉这篇文吧|ω•`)

3、有喜欢的小天使能不能帮我看看tag打的适不适合。第一次在Lofter上发文w。

——————————————————分割线——————————————————

1
    金棕色短发,发尾略有些卷曲,白皙的皮肤,看起来像是二十多岁的人类,只是与人类不同的是,他头上还探出了两根漂亮的黑色角,看起来像是古籍中的龙角,具有金色的瞳孔和紫色的虹膜,用背后两对巨大的覆盖着一层薄膜的骨翼降落在地面上,降落在Kreisler面前。

    Kreisler其实不大能看清了,头上流下的血与汗模糊了他的视线,但他凭周围突然安静下来的恶魔们也能判断出是有什么大人物来了。

    哦,好吧。Kreisler撇撇嘴,看来自己要死在这里了,也不算亏,和那么多战友一起。

    想到这里,Kreisler心里就一阵酸涩,失去Rambo后他太累了,他自己都能感觉到逐渐崩溃的自己,但他阻止不了也没人能阻止他。直到让他做出了这个错误的决定,率领着一支小队进入敌境刺探消息,结果到达边境一个小镇后发现全境的恶魔们全在不安躁动中,而在这个时候,他这个知名的天使猎人被发现了,理所当然的,他们遭到了围攻,在刚才的战斗中已经死去了三个队友,包括他在内,还剩下七个人。

    “以巴哈姆特之名,在此赐予你们死亡。”带有磁性的低沉男声响起,接下来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出现,却响起了恶魔们的惨叫和呼喊救命的声音。

    “队长,队长快清醒一下,说不定我们可以逃出去,新到的那个恶魔在杀死围攻我们的恶魔!”是吗?那他可能只是因为有其他的恶魔在他的地盘上撒野而感到不爽而已。Kreisler记得在恶魔行为课上学过,有些高级恶魔会因为别的恶魔在自己的地盘上而感到不爽,从而杀死入侵的恶魔,这也意味着这种恶魔更加凶残。话说回来,巴哈姆特?好像听说过,那是什么来着?

    大概不知道又是哪个邪神吧,学那么多有什么用呢?早知道会因为力量不够而失去Rambo,他就应该什么都不学,花更多时间在战斗训练上的。

    恶魔,都是恶魔,这辈子他杀过那么多各种各样的作恶物种,没有什么能比一个恶魔更能引起他的仇恨了。

    所以失去Rambo后的这六个月内,曾经光芒万丈温柔的骑士长,沦为现在仿佛一具失去灵魂的杀戮机器,除了提升力量完善装备,就是除掉恶魔,也只除恶魔,不在乎代价,不在乎后果,不在乎手段。

    可这不能成为让队友一起陪着自己死去埋葬的原因,他们还是正常人,他们还可以遇到自己的伴侣,组建家庭,除掉更多的恶,他们不能在这里死去。

    Kreisler打起精神,用血迹斑斑的欧西里斯之剑支撑着自己站起身,用手抹去阻挡自己视线的血汗,这才真正看清了面前的恶魔。

    那个恶魔随意地站立在他们面前,刚刚把伸出的手收回,Kreisler还能看到他手上残留的紫色火炎,听到Kreisler起身,恶魔转向他们,而在恶魔身后,是一地残破的尸体,刚才围攻他们的恶魔,现在都倒在了地上。

    恶魔嘴角扬起,优雅的向他们走过来。Kreisler身边的队友们立刻紧张起来,在恶魔离他们还有五步远的时候,Kreisler开口说:“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哦?”恶魔歪头看向Kreisler,眼里闪着温柔的光,可Kreisler却只觉得自己想吐,“你知道是什么?”

    “我。”Kreisler深深吸气,踏前一步,“一个有神圣骑士长之称的战士,一个知名的高等位拿非利人,一个血肉都足够美好的天使猎人,可以充分满足你的复仇欲望和折磨快感。放过我的队友,我留下成为你的玩物。”

    “队长!”身旁的队友们不可思议地看向他,Kreisler却没有转身,似乎已经打定了主意,“我知道你是高等恶魔,你可能觉得我们现在对你没有什么威胁力,但是如果鱼死网破,我们不会让你好过。既然能出现在边境小镇,你的高等也不会太过高等,是选择我给你的选择,还是鱼死网破你也不好过,你可以考虑一下。”

    “队长,你不能这样,我们不会放你一个人的!你的命值得我们所有人!”

    “闭嘴!”Kreisler回身一个眼刀瞪过去,成功肃正了后面所有人的骚动,“如果不是我无谓的激进,不会有你们到这里,也不会有三个人战死,你们都在基地看到了,失去……我这半年都是什么样子,我已经不值得了,但你们是天使猎人的下一个希望,我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而让你们陪葬。”

    Kreisler重新转过身面对恶魔,沉声说:“那么,你选择哪一个?”同时,他身后的战友们看到Kreisler背在身后的手里悄悄滑出了天使之刃,不禁都红了眼眶,因为这意味着,无论如何,Kreisler都是抱了必死的决心。

    “唔……看起来我没有别的选择。我可不想放一群天使猎人下一代希望回去。”恶魔微微笑着,而天使猎人们暗中握紧了武器,“嘛,但作为一个恶魔,我应该更不想鱼死网破?这样的话,我还是要你比较好。”恶魔有点困惑的说着,但Kreisler没有在意。

    Kreisler面对恶魔确认:“说话算话,我记得高等恶魔是遵守诺言的。”

    “是的,当然。”恶魔无所谓地挥挥手,说:“天使猎人有空间传送卷轴吧,你们现在可以走了。”

    空间传送卷轴,可以让使用者传送到自己要去的地方,有很多种类,通常出自会空间魔法的人手里。天使猎人们的传送卷轴通常是直接回到伊利亚的,也就是他们的基地,也叫作“圣城”,但是传送需要保持使用者在原地不动30秒,这也是他们刚才被恶魔们围攻时无法使用的原因。

    一阵银光闪烁,30秒漫长的对Kreisler仿佛一个世纪,终于,这片空地上,除了战斗的痕迹与恶魔的尸体,就只有他和那个恶魔了。

    “嗯……”恶魔眯起眼睛,对着Kreisler说:“既然我履行了我的诺言,你是否也该履行你的?”

    “当然,你想怎么做?”Kreisler冷笑着说,他发誓恶魔只要在往前一步,他就会用最后的力气给他一刺,如果不成功就反手刺死自己。

    “先离开这里找个舒适的旅店,因为你看起来摇摇欲坠了。而且,在我们找旅店休息之前,不如先把你背后手里的天使之刃给我?”Kreisler的眼睛猛然因为惊异睁大,随即便毫不犹豫冲上前,让欧西里斯之剑留在原地,将天使之刃对准了恶魔的脖子刺下去。恶魔好似早有预料般徒手握住了刀刃,Kreisler想要抽出刀刃刺向自己,却发现自己根本抽不出天使之刃。

    “不,你都说了是我的,那可不能这么对主人,也不能不珍惜自己。”恶魔慢悠悠的含笑开口说,Kreisler刚想说什么回击,却感觉到一阵晕眩,意识不由自主陷入黑暗。

    恶魔慌乱地接住Kreisler,看着他被血污覆盖的英俊面庞,抬手轻轻拨理了一下他额前的银发,叹气说:“所以我不是说了你看起来摇摇欲坠了吗?”

    “Rawn。”恶魔本来都抱起了Kreisler打算飞走,听到有人叫他,又回过身来看向从树林中走出的黑影,眼神一暗:“Berne。”

    被叫做Berne的人双手为暗红色的利爪,有着紫色的眼睛,黑色及肩长发,头顶探出两个比起Rawn来更像恶魔的尖角,手握与他身高一样长的树枝状魔杖,顶端镶着黑色的宝石,杖身刻着银色魔纹,他身着华丽但不繁重的紫色服装,烫边的金色丝线和头顶的金色皇冠无不彰显他高贵的身份,事实上,他就是恶魔聚居地——失落之地——的领主。

    Berne看向Kreisler,又看向Rawn,不屑地哼了一声:“真是巧合,你们居然又碰在了一起,还是你刚醒来不久就碰到了。”

    “是啊,多亏我那能覆盖整个失落之地的感知,伊利亚那边应该是因为我的出世才派来人,不过这么凑巧正好是他。”在失落之地,每个高级恶魔诞生时都有异象,他们诞生极为不易,需要极其苛刻的条件,就算是产下的小恶魔父母都是高级恶魔,他也很难生下来就是高级恶魔,更别提越高等雌性恶魔生育可能越低和雌性恶魔的少量数量了。

    “所以,你这是打算带他走?”Berne皱着眉头发问,Rawn只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然呢?我还带你走?”

    Rawn重新张开翅膀,无视Berne头上的青筋,冰冷地警告:“Berne,我的力量已经足以与恶魔始祖路西法媲美,我知道你有方法能够暂时拥有路西法的力量,并且你也有武器,但是那个代价是什么,你我都清楚,所以,别再来试图打扰我,否则。”Rawn飞入空中,抬手将地上的欧西里斯之剑招入手中,淡淡的丢下一句话后扬长而去:“我会让你和整个埋骨之地后悔,即使再次毁了我自己。”

    “啧。”Berne感到强烈的不爽,但Rawn说得是正确的,他的确没有和Rawn一样的力量,能和他有一样力量的,除了大陆上一些古老的存在,他想不出别的,而其中擅长战斗的更是屈指可数。

    望着Rawn离去的天空,Berne懊悔不已:“当初不应该把他丢进安息森林里的。”

————————————————————分割线——————————————————

我恨Lofter的排版。有谁能好心教我一下怎么标黑体,还是只能从word文档复制。